• 將佛法融入生活,讓佛法不斷地去調伏我們的身心。─噶瑪巴

  • 法王噶瑪巴書寫《拔濟苦難陀羅尼經》

shadow

每日法語

要去說某人的過患時,先想想自己就是那個人,如果有人來批評自己的時候,你自己會怎麼樣?是會生氣還是會笑?以同理心去想,若能如此思維的話,才能算是有點修行味道。
---第17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最新訊息

精選主題

  • 法王噶瑪巴的歷史性宣佈:恢復藏傳佛教尼眾的戒律傳承 Open or Close

    時間:2015年1月24日
    地點:菩提迦耶 德噶寺

    2015.01.24 2

    在第二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中,法王噶瑪巴發佈一項重大的歷史性宣佈:明年起,將以具體步驟,恢復藏傳佛教尼眾的戒律傳承。

    明年首先開始恢復的,是未來接受比丘尼戒的必要基礎——沙彌尼戒和學法女戒,而這將由法藏部戒律傳承的比丘尼僧團協助授予。

    藏傳佛教遵循的是根本說一切有部的戒律傳承,而其中的比丘尼戒已經失傳了。邀請法藏部傳承的具戒比丘尼,來為藏傳佛教中有限的尼眾傳授這兩項基本戒律,這麼做可以確保尼眾的戒律,是在如法的儀式下從未曾間斷的傳承而獲得的。

    「明年第三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恢復藏傳佛教中沙彌尼和學法女的尼眾戒律,而這將會是藏傳佛教的一項重大里程碑。」法王表示。

    「有些人可能會說,我是為了顧及人情而這麼做,但就像我這幾天一直提到的,比丘尼戒的重要性不可忽視。佛陀也在在告誡弟子:『佛教四眾(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如同房舍之四柱,缺一不可。』所以,我是帶著這樣的心情,盡力想要恢復比丘尼戒。」

    在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的課程中,法王曾對比丘尼戒議題給予開示:

    「佛陀給予女眾出家的機會時,早已經建立了完整的修道體系,也就是戒、定、慧三學的體系。所以大家不需要有任何的懷疑,不用去理會社會上那些斷章取義的說法,認為女眾出家減損佛教的壽命。」

    「三學要圓滿,首先是增上戒律,在這之上是增上定學,最後是增上慧學。目前藏傳佛教女眾的戒律可以說並不圓滿,因為還沒有比丘尼戒;由於沒有比丘尼戒,可說也沒有圓滿的沙彌尼戒,進而也就不具備學法女戒。現在的情況就是如此,有點不清不楚,實在很不好。這是整體佛教衰敗的一個現象。」

    「因此過去十幾二十年間,以達賴喇嘛尊者為主的藏傳佛教各個宗派的領袖,還有具備熱忱的格西、堪布等等,一直努力於比丘尼戒的恢復。我親眼見到,也實際參與過多次的討論。」

    「多年來大家深入佛經、論典,努力地去研究和探討,以大白話來說,過去二十年來一直都在紙上練兵、只說不做,我想主要也是因為這個課題太重要了吧,所以大家都很慎重,花了很長的時間。」

    「一般給予比丘尼戒的方式,分為一部僧中受和二部僧中受兩種方式。最好的是二部受,不得已才一部受。二部受戒必須要有比丘尼戒傳承,而現在保有二部受的比丘尼戒傳承的,便是在漢傳佛教當中。」

    「所以,我們可以從漢傳佛教當中,迎請回二部受的比丘尼戒傳承,這是最好的。由於恢復比丘尼戒之前,還先得授與沙彌尼戒和學法女戒等等,因此至少需要三、四年的時間。我希望從明年開始,尼寺當中能夠挑選出有限的尼眾,也不要一下子就全部都去受戒,而是真正挑選出少數有心想要受戒的尼眾,前往漢傳佛教傳承中接受尼眾戒律。這是我的一個心願,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依此,法王希望尼眾能夠先如法地受持沙彌尼和學法女戒。尼眾必須先持守這些基礎戒律,在規定期間——通常是幾年的時間內無任何的違犯,接著才能受持比丘尼戒。

    在法王以藏文進行這項宣佈後,坐滿尼眾、僧眾和居士的大殿中響起一陣掌聲。接著,法王暫停開示,等候英文翻譯進行翻譯。在聽聞到這項內容的第二次宣佈後,全場再次響起熱烈的掌聲。

    法會的閉幕式上,法王再次提出這個議題,並詳細說明他的計劃:

    「為此,如果明年開始進行,我們就需要先給出家戒,之後是沙彌尼戒,接著是學法女戒,圓滿守持三年後,在第四年我們才能給予比丘尼戒。而受持比丘尼戒後,需要再經過十年,才能再傳比丘尼戒給其他人。由於這需要很長的時間,當過程圓滿時,我都已經是四十多歲的人了,因此我覺得應該要盡早開始。」

    「前幾天,當我在思維恢復藏傳比丘尼戒時,出現非常好的緣起。目前藏傳佛教沒有比丘尼僧團,需要從漢地迎請比丘尼僧團傳授戒律。漢地以持戒清淨而聞名的法藏部戒律傳承的尼寺就在大陸五台山。當12月29日供奉護法時,剛好有一團比丘尼來見我。我詢問她們來自何處,答說是五台山。得知她們來自五台山後,我接著邀請她們,是否願意明年來為我們藏傳尼眾授戒?她們也欣然同意。因此,明年大約會有十位前來,為我們的尼眾授戒。這一切發展都未經任何的辛勤就任運成辦,因此是個非常好的緣起。」

    在第三天的課程開示中,法王強調,只有那些準備好了、數量有限的人可以受戒:

    「但就像我這幾天一直提到的,比丘尼戒的重要性不可忽視,我是帶著這樣的心情,盡力想要恢復比丘尼戒,並不是為了討好而做。」法王表示:「在座的各位尼師們,希望妳們也帶著不卑不亢的發心,不是為了任何討好的理由,而是檢視妳自己,看看自己是否具備清淨的發心,是否準備好了要努力去做。帶著這樣的動機去恢復比丘尼戒,那麼妳的一生便不會空過。」

  • 首次談論認證始末:法王:「就是這一位!」 Open or Close

    時間:1月22日早上八點半至十一點
    地點:菩提迦耶德噶寺大殿

    2015.01.21

    波卡仁波切轉世認證儀式的隔天,法王噶瑪巴於谶摩比丘尼辯經法會中,在《解脫莊嚴寶論》第十一堂課的教授時,特別回顧到波卡仁波切轉世祖古的圓寂及認證過程,讓在座弟子們忍不住再次熱淚盈眶。

    法王開示說,昨天在尊貴的波卡仁波切認證典禮上,受限於時間關係,而未多做開示,趁今天有些時間,來回顧一下認證的過程。

    昨天堪布東由仁波切在認證儀式上,講解了轉世靈童的最終確認過程,主要找尋過程也大致是如此,我不需多講,但在認證波卡仁波切的轉世靈童過程中,我也有些感受,雖不用一一細述,但還是簡單介紹一下整個過程。

    2004年,波卡仁波切突然圓寂!當天早上,我正在為祈願法會譜一首吉祥頌曲,當時寫來不甚順意,一首曲子怎麼樣都譜不成,不久後,就接獲噩耗,乍聽之下,簡直如晴天霹靂,完全無法置信!。

    在這之前,我曾幾度計畫前往波卡寺,但都未能成行,而當波卡仁波切圓寂時,我就向印度政府申請到波卡寺,去主法仁波切的圓寂法會,當時得到印度政府批准,因此立即動身,但即使人已經到了當地,仍是不敢相信仁波切已經圓寂。

    說不敢相信也好,說不願相信也罷,總之無論如何,就是怎樣都無法接受仁波切已經離去的事實,但到了最終,還是不得不相信。

    那段時間,我做了一個夢,我夢到,如果我能把血都注入到仁波切的法體之中,仁波切就可以復生,因此,我將我的血注入法體中,仁波切也就真的就復生了。

    這個夢,也反應了我心中的萬分悲傷,不斷祈願著仁波切能復生,那時我想,只要仁波切能再度回到我們身邊,不論用什麼辦法,不論要付出什麼代價,我都願意去做,當時有這樣想法。

    在仁波切圓寂後的七七供養法會中,當時波卡寺的寺院主管、堪布和秘書等全體僧人,都前來祈請,希望由我來認證波卡仁波切的轉世靈童,這絕非易事,因為若不用敬語的話,要瞭解到仁波切的神識去往何去,絕非顯而易見之事,有時我們自己早上作過什麼事情,到晚上時都已經不記得,更不用提到如何尋覓轉世靈童了。

    但我的困難之處,就是當我說「我不知道」時,無人相信,只好不懂裝懂。我為了延續仁波切的法脈,及我與波卡仁波切之間的善緣,而做了一首波卡仁波切儘速轉世的祈請文,希望因緣能順利成就、無礙找到波卡仁波切轉世,並答應了他們的祈請

    當我最後一次前往波卡寺時,是在波卡仁波切的黃金舍利塔圓滿落成時(2006年11月),行前我做了一個夢,夢到波卡仁波切已轉世,且誕生於北方。之後當我到達波卡寺後,曾向堪布東由仁波切仁波切詢問說,「北方是哪裡」?堪仁波切說,「往北就是錫金了」,這是當時唯一出現過的瑞象。

    此後多年,都未再出現任何瑞兆,因此,即使波卡寺及其中心都再三祈請,但我也不知該說什麼,只能保持沈默,直至2014年一月楚布新年為止。

    在去年一月初、第31屆祈願法會圓滿後,我曾和噶舉祈願法會工作團隊說過,希望能在32屆祈願法會上,見到波卡仁波切的轉世。聽完此話後,堪布東由仁波切為此在(迦耶)足足等了近一個月,等待著我的回覆。

    在1月30日、楚布藏曆的新春典禮儀式上,我想,堪仁波切已等了這麼久,若我再持續沈默下去,實在有點說不過去了,但若要坐等瑞兆出現,也不知要等到何時?是該做些什麼了。

    本於對波卡仁波切的摯信敬仰,因此我在新春接見大眾時,將心中所現,全數寫在紙上,並在典禮中直接交給仁波切。由此之後,轉世靈童的尋訪隊伍開始出訪,並陸續找到三位相對符合的孩童,但我覺得在找尋方式和結果上,都不盡如意,因此我並未去確認他們找到的結果。

    事實是,我覺得應該重新尋找,因此沒有看他們的名單,連名字也沒有看過,這樣又過了一年。

    第32屆噶舉祈願大法會期間,由於我曾在第31屆法會中提過此事,因此,「何時可以看到波卡仁波切的轉世?」成為眾所矚目的熱門議題。

    祈願法會圓滿日隔天,在工作團隊聚會的晚宴上,我特別邀請堪布東由仁波切一同聚餐,在餐會結束後,我和大家說,希望在谶摩比丘尼法會期間,迎請到波卡仁波切轉世蒞臨,特別敦請 堪布東由仁波切親自前往迎請,並指派一位楚布辦公室工作人員一同前往。

    這位工作人員知曉此事非同小可,且他要擔負此重任後,就向我詢問「究竟去何處尋找?哪個村?如何尋找?」等等,希望能掌握更多細節、圓滿完成任務。因此,我就將自己心中之顯現,畫了一張地圖,並將包括當地的山型、村落、家庭成員等,都一一告訴他。

    楚布寺工作人員臨行說,「法王講這麼詳細,我一定會百分之百、在短時間內找尋到的!」幾天之後,果然找到了一位孩童。工作人員說,和我信中提到的資訊全數相符合者,僅有這一位,因此,就找到了。

    當時,我還未確認他是否為波卡仁波切轉世祖古,而論及法緣之親近,堪布東由仁波切和波卡仁波切之間的關係,絕對比我們在座任何人都更為密切,因此一、兩天之後,我先請他們將孩童帶至堪布東由仁波切下榻之處。

    當時最關鍵的判斷資訊,是堪布東由仁波切初見到孩童時的感受,因此尋訪隊伍就將孩童帶去見堪仁波切。當時我並不確定已找尋到轉世靈童,但當兩人相見時,堪仁波切湧現了非比尋常的感受和覺知,因此他欣然接受,認為此孩童必定是波卡仁波切的轉世。

    總之我就在想,在還未認證前,應該先瞭解到堪仁波切與這位孩童互動時,堪布東由仁波切的感觸,這是最為重要的,之後,由於前世波卡仁波切也與嘉察波切關係密切,因此我再請尋訪隊伍將孩童帶至嘉察仁波切處。

    之後也帶孩童去拜見了蔣貢仁波切,並將相關資料轉達給司徒仁波切,大家都覺得「就是這一位了!」,那時,經過與各大仁波切的溝通,及得知堪布東由仁波切感受後,我才做出認證的決定。

    最後,堪布東由仁波切來見我時,我問他說,「你覺得他是真正的轉世祖古嗎?你們互動時感受很深嗎?」仁波切說,「我敢百分之百肯定,就是他了!」,我還未確定時,堪布東由仁波切可是已經非常篤定了(眾笑),因此,就此確定了波卡仁波切的轉世靈童,並在昨天舉行了認證儀式。

    我覺得,要尋找尊貴的波卡仁波切轉世至何處,真的至為艱鉅,不可草率進行,而尋找過程,就如同剛剛所述,之所以今日能順利找尋到轉世靈童,都是源於波卡仁波切的大悲加持,終於讓認證能順利完成。

    對於轉世靈童的出生,並非是我要他生於何處,或去選擇生於富有或貧窮家庭等,就會實現,對此我是無法作主的。現在很多人說,大部分上師祖古都轉世於富貴家庭,難令人生信,還是轉世到貧窮家庭為好等等,有許多討論。

    但總之,祖古轉世時的決定,例如轉世到何處、要以何種方式轉世等,主要是由轉世者本人決定,而非由認證者指定。

    而在昨天認證儀式上,我察覺到波卡仁波切的轉世祖古,和我當年被認證為噶瑪巴的年齡是相同的,因此,我心中有幾分喜悅,也有幾分憂傷。

    現今很多人都希望兒子能被認證為祖古,能幹的父母常會千方百計地找機會,讓小孩被認證為祖古,但擔任「祖古」絕非易事,也不是值得慶祝之事,因為要承擔起利益佛教和利益眾生的重責大任,其實是至為艱鉅的負荷,當然若不想負責,也可以輕鬆過活。

    以我而言,被認證後,就此分別了父母,十四歲即遠離了家鄉,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是祖古,所以要放棄很多。因此當時,我對第三世波卡仁波切的父母,油然產生了同情之心,也對波卡仁波切倍感憐惜,往後,只要對波卡仁波切的佛行事業有所幫助之事,我絕對會盡力扶持。

     

  • 波卡仁波切轉世認證儀式 Open or Close

    時間:2015年1月21日早上10點至11點半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金剛座德噶寺大殿

     

    11年前的藏曆十二月一日,波卡仁波切召集波卡寺的僧眾提前過新年,過完新年後幾天,仁波切即示現圓寂,這一天,從此被稱為「波卡新年」。而在今天,法王噶瑪巴所特別規劃的典禮上,波卡仁波切回來了,和大家再度聚首、共度新年。

    為了迎接這一天,今年的祈願大法會的主題聚焦於「憶念仁波切行誼」上,除了舉辦波卡仁波切及卡盧仁波切攝影展、法王噶瑪巴傳授《知一全解》灌頂、發佈兩本仁波切們生平行誼之書。

    法會正行期間,更是藉由壇城中供奉的多瑪,塑造香巴噶舉四位重要上師的聖像,進一步向大師們致敬,法會結行的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中,法王教授的,是14年前波卡仁波切向 法王供養解說的《解脫莊嚴寶論》。

    清晨的濃霧在早上九點後陸續褪去,朦朧的旭日,讓德噶寺籠罩在金色的光暈裡。前一天法王親自監督、重新布置的德噶寺大殿內,法王法座兩側,放置著今年祈願大法會的4座多瑪,多瑪頂層依序介紹了與香巴噶舉密切相關的四位祖師。

    四位祖師包括以實修那洛六法聞名的大成就者兼學者那洛巴、女性上師蘇卡悉地(Sukhasiddhi)、以主要的法教持有者的身份,出現在香巴噶舉的傳承上師祈請文中的蔣貢康楚羅卓泰耶、以及彙整了智慧空行尼古瑪、蘇卡悉地、梅紀巴、羅睺羅和多傑滇巴(Vajrasanapa)這五位的法教,形成了當今香巴噶舉的核心法的大瑜伽士瓊波那久。

    大殿兩側則懸掛著噶舉傳承祖師的唐卡,回顧如同黃金念珠般的師徒相連。空氣中流動著喜悅,人們交換的眼神中,流轉著終將止息的思念,翹首者笑容燦爛,如同朝陽下閃爍的露珠。

    九點五十,嘉察仁波切滿臉笑容的與蔣貢仁波切共同進入德噶寺大殿,蔣貢仁波切的法座旁,多設置了一個稍低的、飾以綢絲錦緞的莊嚴法座,等待著參與此歷史時刻。

    第三世波卡仁波切是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所認證的第三位祖古,也是首位由法王及兩大法子共同主持認證儀式的祖古,更是首位透過網路轉播的噶瑪噶舉仁波切。由於前世波卡仁波切傳法足跡遍及世界,法王在前一天才剛宣布此喜訊,隔天一早,就吸引了近萬名各國法友,透過網路觀禮,其中高達五成是來自台灣地區。

    認證典禮一開始,先請 堪仁波切羅卓東由,講述了找尋波卡仁波切的轉世之過程。堪仁波切回顧到,11年前,波卡仁波切圓寂,大寶法王應波卡寺邀請,前往主持波卡仁波切的圓寂供養法會,並於法會後,慈悲應允擔負起找尋波卡波切轉世靈童之重責。

    倏忽十年,2014年第31屆噶舉大祈願法會圓滿後,法王向祈願法會的工作團隊提及,在明年的祈願法會期間,或許就能見到波卡仁波切的轉世了。接著,去年(2014年)1月30日、楚布藏曆的一月一日新年典禮上,法王噶瑪巴即席撰寫認證信函,並賜與堪布東由仁波切。

    認證信函中寫道:

    神秘錫金之北隅
    型如神饈之山為襯
    父名有「搭」」
    母名含「阿」字
    若有子 年方六歲
    即為 怙主波卡仁波切之轉世靈童
    將能饒益佛教與眾生
    噶瑪巴
    西元2014年1月30日

    法王並囑咐,等回到波卡寺後再開啟找尋轉世靈童的任務也隨之展開。

    寺院派出的幾位主管,發現了三位大致相符的孩童,並將資料一一上呈至法王噶瑪巴,之後未再接獲任何指示,轉眼到了去年的32屆祈願大法會。一月六日、祈願法會圓滿日隔天,法王、及兩位法王子 與祈願法會工作團隊 聚會的晚宴上,法王特別邀請 堪仁波切共同聚餐。

    餐會致詞時,法王極為歡喜地宣布說,去年曾說過,希望大家在祈願法會期間,能見到波卡仁波切的轉世,相信在即將舉行的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上,就能迎請到波卡仁波切的轉世蒞臨了!並請堪 仁波切親自前往迎請。

    兩天後、一月八日,堪仁波切與法王噶瑪巴行政辦公室代表:堪布噶旺等的迎請隊伍,從菩提迦耶出發,在一月九日抵達了錫金首府:岡托。法王在隊伍出發前,並進一步賜與轉世靈童的相關訊息,包括出生地的手繪圖、家庭成員等細節。幾天後,堪布噶旺與總管喇嘛們順利找到孩童,並即刻向法王回報。

    一月十二日時,堪布與總管接獲法王的指示,將尋獲的孩童,即刻帶去晉見 堪仁波切。他們帶著孩童,趕到了 堪仁波切下榻的寶旋賓館,兩人相見的那一刻,堪仁波切欣喜之情溢於言表。

    仁波切將上一世波卡仁波切所持、具有甚深加持力的戒律所依:釋迦牟尼佛像,和誓言所依的度母像,放在靈童的頭頂加持,開啓吉祥緣起。

    當晚,法王噶瑪巴吩咐隊伍將靈童儘速帶回,因此,迎請隊伍及轉世靈童於一月十五日,順利抵達了菩提迦耶金剛座。

    堪仁波切介紹完尋獲轉世的過程後,回想起這長達11年的盼望與思念,在場許多遠道趕來的各國老弟子們早已相擁而泣,藏區的老爺爺、奶奶們也同樣淚流滿面,大殿外層層疊疊的觀禮人群中,許多人紛紛跪下,將哈達高舉過頭,表達對這一刻的感恩。

    堪仁波切步下講台,向法王呈獻感恩的哈達。法王則將波卡仁波切的「轉世賜名信」賜與堪仁波切,接著戴上事業法帽,主持唸誦《十六羅漢禮讚文》。禮讚文唱頌聲中,響起了迎香隊伍的悠揚法樂聲。

    穿過大殿外重重人群的迎香隊伍之後,是年方八歲、穿著金色藏服的第三世 波卡仁波切。

    與二世波卡仁波切擁有驚人相似容顏的第三世波卡仁波切,在侍者與父母陪同下,來到法王近前,敬肅穩重的做三頂禮,並向法王獻上身口意曼達,法王溫柔的接過供養,蔣貢仁波切及嘉察仁波切兩位法王子,都微笑了。

    第三世波卡仁波切獻完哈達後,於法王前沈靜跪坐,並跟隨法王唸誦了三遍皈依文,並由法王為其剪髮及唸誦吉祥頌詞,完成三規之受戒儀式,賜法名為「噶瑪 巴滇 羅珠確吉嘉參 修唐界列 南巴嘉偉拉」,

    賜名函

    茲於今鑑證:於印度錫金北方之登欽村,父名 丹桑,母名 嘉米阿媽(真名:雅珍)之子,為第三世波卡仁波切,賜名為 噶瑪巴滇 羅珠確吉嘉參 修唐界列 南巴嘉偉拉 。
    噶瑪巴 鄔金欽列多傑
    於藏曆木馬年 西元2015年1月21日

    向蔣貢仁波切、嘉察仁波切及堪仁波切一一獻上哈達並行碰頭禮。

    小仁波切坐上法座的那一刻,師徒兩人相視一笑,現場響起如雷掌聲。僧眾繼續唸誦起十六羅漢文禮讚文,由堪仁波切、波卡寺代表、法王辦公室、波卡仁波切世界各中心代表,向小仁波切獻上身口意曼達供養,各寺院辦公室則獻上供養,與會大眾並共進吉祥飯。

    唸誦過程中,堪仁波切幾度牽起小仁波切的手,開懷大笑,對坐的嘉察仁波切與蔣貢仁波切的凝視著小仁波切,笑意同樣不曾停歇。認證典禮後,法王邀請所有與會大眾到祈願法會會場共進午餐,歡迎波卡仁波切重回到噶舉大家庭。

    ■堪布東由仁波切當天致詞全文:

    在這個殊勝的歷史時刻,將為大家簡要呈獻 我等怙主、具德上師、尊貴波卡仁波切 轉世靈童的認證、尋找和確定過程:

    我等怙主,具緣上師、無上尊貴的波卡仁波切,大悲心智雖已趨入他境,然而,能夠早日準確的尋到轉世靈童,並安坐於黃金法座之上,仍是波卡寺及各分寺的日夜祈願,這也是我們責無旁貸的重任。

    西元2004年,實修傳承之教主、尊勝的大寶法王噶瑪巴,應請前往波卡寺,主法 波卡仁波切的七七圓寂供養法會。

    法會圓滿隔天,波卡寺的堪布、總管、秘書、阿闍黎、維那師、糾察師為主的全寺工作人員及全體僧眾,共同向最勝怙主法王噶瑪巴獻上三身曼達供養後,大家全心一意的衷心祈請,希望 法王噶瑪巴以遍知一切的聖觀,來找尋並認證波卡仁波切的轉世靈童,法王當下立即慈悲應允,令我等心中生起無限感恩與欣慰。

    而從當時直至今年,轉眼已度過10年漫長光陰,寺院的主管、世界各地的佛學中心、印度、尼泊爾、不丹等地的弟子與信眾們,從未間斷的提出祈請,並日復一日、年復一年的,滿心殷切地等候佳音,但是,由於因緣尚未成熟之故,大家翹首盼望,卻一直未能聽到關於轉世的隻字片語。

    2014年第三十一屆噶舉大祈願法會圓滿後,法王向祈願法會的工作團隊提及,在明年的祈願法會期間,或許就能見到波卡仁波切的轉世了。四眾弟子們的漫長等待,終於看到了終點。

    而在去年(2014年)1月30日、楚布藏曆的一月一日新年典禮上,尊勝的法王噶瑪巴賜與了認證的信函,信函內容如下:

    神秘錫金之北隅
    型如神饈之山為襯
    父名有「搭」
    母名含「阿」字
    若有子 年方六歲
    即為 怙主波卡仁波切之轉世靈童
    將能饒益佛教與眾生
    噶瑪巴
    西元2014年1月30日

    當我等弟子們聞此認證喜訊,情緒澎湃,感恩與興奮之情難以言喻,只能喜極而泣。

    當下,找尋轉世靈童的任務也立即展開。寺院派出的幾位主管,根據認證信中所描述的靈童雙親姓名,出生地、靈童的生肖等細節,歷經千辛萬苦探詢後,發現了三位大致相符的孩童,因此,寺院再將這三份詳細資料,一一上呈至法王噶瑪巴,然而法王並未再做出任何的指示。

    雖然四眾弟子齊心全念的期盼著,能在第32屆噶舉大祈願法會上重睹仁波切聖顏,但是一直等到祈願法會圓滿劃下句點之時,仍未聽聞到轉世靈童的任何訊息。

    在一月六日、祈願法會圓滿日隔天,法王、及兩位法王子 與祈願法會工作團隊 聚會的晚宴上,法王特別邀請 堪仁波切共同聚餐,在餐會結束的致詞時,法王極為歡喜地宣布說,去年曾和大家提及,希望祈願法會期間,能讓大家見到波卡仁波切的轉世,雖然這次沒有準時滿願,但在緊接著舉行的 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上,相信就能迎請到波卡仁波切的轉世蒞臨了!同時,也特別指派堪 仁波切親自前往迎請。

    兩天後、一月八日,堪仁波切與法王噶瑪巴行政辦公室代表:堪布噶旺等的迎請隊伍,從菩提迦耶出發,在一月九日抵達了錫金首府:岡托。

    法王於迎請隊伍出發前,便囑咐道,逕行至「普東登欽」的村莊尋找即可,此時,法王並進一步賜與轉世靈童的相關訊息,包括出生地的手繪圖、家庭成員等細節。

    因此,堪布噶旺與總管喇嘛們,便攜帶著法王賜與的認證信函與手繪圖,順利找到了如同認證信函所描述的孩童,並且即刻向法王回報。

    但法王僅僅吩囑說,「繼續等待」。

    一月十二日時,堪布與總管接獲法王的指示,將尋獲的孩童,即刻帶去晉見 堪仁波切。

    他們以最快速度,帶著孩童,趕到了 堪仁波切下榻的寶旋賓館,兩人相見的那一刻,堪仁波切欣喜之情溢於言表,並立即將上一世波卡仁波切所持、具有甚深加持力的戒律所依:釋迦牟尼佛像,和誓言所依的度母像,放在靈童的頭頂加持,開啓吉祥緣起。

    當晚,法王噶瑪巴吩咐,立即以最快速度,帶他回到菩提迦耶,因此,迎請隊伍及轉世靈童於一月十五日,順利抵達了菩提迦耶金剛座,暫住於賓館。

    波卡寺佛學院、閉關中心、所有分寺、以及世界各地的佛學中心的僧俗四眾弟子,這十多年來的唯一心願,就是能夠親賭 波卡仁波切乘願再來,而從最初的祈請,中間的等待,到最後的尋找過程,都仰賴於法王噶瑪巴的無限大悲守護與加持、以無礙遍智循循指引,終於在今日,讓我們此生還能夠有機會,再次親見到上師容顏。

    對身為弟子的我們而言,即使以無量七珍寶裝滿三千大千世界作為供養,也無以回報法王的浩瀚恩德於千萬分之一,然而,我們所有波卡仁波切的弟子,仍以熱切的愉悅,及衷心的感念,呈獻三門以及一切供養,想對法王噶瑪巴說一聲,法王,感恩您的無上大悲!

  • 法王噶瑪巴於魯特學院開示「無常」 Open or Close

    時間:2015年1月10日
    地點:菩提迦耶 魯特學院

     

    法王噶瑪巴於魯特學院的開示,已經成為每年冬季在菩提迦耶的例行活動,而今年是法王第七年訪問該學院。魯特學院隸屬「護持大乘法脈聯合會」(FPMT),每年吸引許多國際佛弟子造訪。

    法王抵達前一個小時,由該學院的精神總指導梭巴仁波切(Zopa Rinpoche)所認養的一隻大象也回到了學院。這隻名為惹妮妮(Ragnini)的母象,穿著華麗的絲綢錦緞,頭戴閃亮的銀飾,身上有精緻的彩繪,加入恭迎法王的隊伍,緣起極為吉祥。

    會眾從容地在主佛殿內找到位子坐下,氣氛溫馨祥和。接著,殿內響起「噶瑪巴千諾」的唱誦,聲調和緩而悠揚。殿外的通道則站滿了來自「彌勒學校」(Maitreya School),以及為當地愛滋病帶原的孤兒而設立的「度母兒童之家」(Tara Children’s Home)的學童和校職員工。兒童們以甜美而嘹亮的「嗡瑪尼貝美吽」,歡欣地恭候法王的蒞臨。

    進入主佛殿後,法王先向金黃色的佛陀聖像和格魯派大師,獻上白色絲質哈達。上座後,法王受到該學院的資深管理職員的曼達獻供。

    以下是法王的開示:

    我這次受邀演講的題目是《金剛經》中的一個偈文:「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這個偈文的解釋可以有很多的內容,但我沒有太多時間準備,不過由於此偈文講的主要是無常,所以我想,我可以開示無常這個主題。

    我們每天都可以看到無常。從一方面來說,或許我們無須再講,因為這是我們經常看到、聽到的內容。但從另一方面來說,看到無常、聽到無常,不同於修持無常,不同於將無常融入我們的生命當中。只是看到、聽到還不夠,我們還要將它融入我們的生命中,將無常的觀修帶入我們的生命,這很重要。

    無常是「轉心四思維」之一。「轉心四思維」的第一項是思維暇滿的人身難得,依著這樣的人身,我們可以做出一番大事,成就一番大業。這麼去思維時,我們會確信此生的確有重大的目標要達成。但我們什麼時候要開始行動呢?我們會想,應該可以過一會兒或幾天後再開始。但如果我們要做的是一件重大的事情,拖延幾天的話,可能就不確定自己是否真的能成辦。這是因為死亡無常,我們的身體無常,它的組成元素分分秒秒都在生滅,我們的死期完全不確定。

    因此,如果我們有重大的任務要達成,那麼現在就要開始行動,當下就要進行,不容延宕,否則自己是否能夠完成任務,這就不確定了。

    在談到無常時,我們會想到不同的事情。首先會想到的是對死亡的恐懼,覺得自己將會死亡,而許多人認為這就是觀修無常的目的。但其實並非如此,對於死亡的恐懼,我們都有,每個眾生都有。這裡講的死亡無常,指的是我們需要依賴現有的人身,以完成重大的任務,但如果壯志未酬而身先死的話,我們會有遺憾。因此,如果我們要成辦此生的任務,現在就要行動,馬上將任務達成。

    如果有人告訴我們:「你只剩下一個小時的生命」時,我們會在這最後一小時中做些什麼?我們人生大部份的時間,都耗費在忙碌和散亂中,對於最重要事情,反而一再拖延,真不曉得自己實際要做的是什麼。但如果我們想到:「我只有一個小時可活」時,我們會馬上記起什麼是最該做的重要事情。

    類似地,雖然我們都知道自己有一天會死,但卻覺得自己現在還有時間,還不會死。如果這麼想的話,我們便會鬆懈、懶散,最後感到後悔。

    因此,對於自己擁有的時間和機會,我們必須更有覺知,而且要更珍惜、更重視它。在有限的時間內,我們需要完成一件大事,而且如果無法在此生成辦它,我們會感到遺憾,如果能夠做到,我們會感到高興。當我們這麼好好地思維時,我們便會努力精進,成辦自利利他的大事,而這即是觀修無常的精要。

    因此,觀修死亡無常啟發我們把握、善用、珍惜我們擁有的機會,同時,我們現在有的珍貴機會,將來不會有,想到這點便會讓我們更加努力,善用現有的機會,以最清淨的心達成此生重大的任務。

    通常,在想到無常時,我們看到的是它的負面,但是我們也可以從正面來思維無常。由於萬法無常,我們才有機會。如果沒有無常,那麼舊的情況便會持續,沒有機會改變。因為有無常,我們才能夠進步,所以說,無常給予我們希望。

    這就好比是音樂。音樂總是每分每秒在改變,時高時低,時強時弱,總在變化。如果沒有變化,事情會永遠一樣,而音樂就只是單一的音調。因為無常讓曲調有變化,我們才會有旋律起伏的美妙音樂。

    人生也一樣,因為無常,因為有變化,我們此生才有機會體驗到前所未有的經驗,看到前所未見的事情,感覺到前所未覺的感受。

    因為無常,每分每秒我們都有機會改變,而且就算我們不變,事情還是有改變的機會。有些人可能前半生沒有什麼建樹,但這不代表他下半生不會做出有意義的事。同樣的,我們可能在上午犯錯,但在晚間悔過,彌補我們的過錯。所以,總有改變的機會。

    通常,我們會認為過錯如影隨形地跟著我們,沒有任何機會改變它,但事實上完全不是這樣,無論任何時候,我們都有機會改變它。所以,我們無須花太多的時間去解釋過去,某人曾經做了什麼,說了什麼,因此他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們不應該這樣想,而是必須認識每個人都有改變的能力。就像是密勒日巴一樣,他在前半生殺害許多人,造作嚴重的惡業,但在下半生,卻能精進修行,獲得偉大的成就。我們也有同樣的機會,我們需要認識到自己擁有的這個機會,真正把握它,努力善用這個機會,這很重要。

    如果我們認為自己沒有這樣的機會,老是指責別人為難我們,這個人對我做了這事,那個人對我做了那事,他障礙我,她障礙我等等,總是期待別人或外在的情況能夠改變,這就好比是當新的政府官員、新的總理上任時,我們期待新的領袖會做出新的改變一樣,總是對外尋找一個我們可以向他抱怨的人、一個可以做革新的人。

    但事實上,改變必須從自身開始。我們才該向自己抱怨,我們需要給自己這個機會,如果自己不給自己機會,自己不改變自己,那麼沒有其他人會這麼做,而這是最糟的情況。因為如果是別人障礙我們的話,我們還可以向別人抱怨,但如果是自己障礙自己的話,沒有人會來向我們抱怨,也沒有人會改變我們的情況。

    所以,在抱怨別人前,我們首先要向自己抱怨,將這個機會給自己,改變自己。

    往往,我們會覺得自己事事不順,遭遇困難,別人具有優勢,總是一帆風順,而無論自己怎麼做,總是無法出人頭地,總有困難,總是失敗,以至於有時我們會放棄。

    事實上,遇到困難時,我們不應該將它視為困難,而應該視它為機會。困難愈大,機會愈大。過去許多偉人,都是從困境中出頭。因為這些困難,他們才有機會成為不平凡的人。他們能夠將困難轉為學習、教育和諮詢的來源,真正地用心受教,所以能夠成為偉人。

    偉人並不是一出生就是偉人。他們之能夠成為偉人,並不是因為生活幸福快樂,而因為面臨重大的困難和痛苦。一個人是否能夠成為偉人,取決於他如何面對困難。普通人遇到困難,便垂頭喪氣,俯首稱臣。偉人拒絕視痛苦為痛苦,而是視痛苦為機會,從錯誤和困難中學習,轉困難為自己的朋友,利用它來提升自己。

    所以,我們不應該將困難視為敵人,而應將它視為朋友。這樣,我們便可以利用它來改善自己。例如,沒有遭遇到困難,事事順利的話,我們就不需要努力精進。如果我們想要修忍辱,但沒有遭遇任何困難,也就沒有修持忍辱的對象。這就好比是有人給我們好吃的東西,我們就好好的地享用,不需要修忍辱,而且如果不享用它的話,反倒是自己的損失。

    所以,順境中沒有修持的機會,只有在逆境時,我們才有機會真正展現自己的力量。這就好比是一個柔道高手,如果對手是個普通人,他就沒有機會提升自己的功夫,展現自己真正的力量。唯有對手與自己旗鼓相當,或是比自己還高明時,他才有機會展露自己的功力,或是開創新的招數。

    因此,我們真的應該將困難視為是一個機會,它可以提升、增強我們的力量,莊嚴我們。幫助我們展現真正的本色的,正是這些困難。

    阻止我們改變的,是我們的傲慢。我們對自己的現況感到滿意、高興,覺得自己贏家,但事實上這是不行的。傲慢在藏文中是獲勝、戰勝的意思,但這裡我們需要戰勝的是自己的傲慢。我們可能會覺得自己過去的表現還不錯,但是我們需要精益求精,更上層樓。如果對現況感到自滿,那麼就沒有改變的機會。

    我現在沒有更多的話要說了。我很高興再次來到這裡。這裡有很好的學校彌勒學校、醫療室等,可以利益當地居民。尤其,我要藉此機會感謝這裡所有的工作人員、支持者,以及其他參與這些計劃的人。

    我們身處一個非常重要的地方,它是摩揭陀國的所在地,藏人所說的聖者之地。我小時候曾這麼想,住在聖者之地的人,一定都是聖者。無論如何,這個地方是諸佛成道的聖地,因此這裡是智慧之源。許多人從世界各地來到這裡,你們此地所有的居民,各位有機會和責任成為他們的楷模,協助引領他們到好的目的地。於此,我對各位表示感謝。

    二千五百年前,佛陀在這裡成道,以大智慧引領眾生獲得快樂。同樣地,我祈願,未來會有許多偉人來到這裡,以大悲和大智來引導眾生。

    演講結束後,在於魯特學院服務多年的總執事拉準法師(Labdron)的陪同下,法王步出大殿,直接走向在一旁耐心等候的大象惹妮妮。法王拿起自己特別帶來的新鮮水果,輕柔地親手餵食,先是香蕉,接著是蘋果,之後是甘蔗,持續有五分鐘之久,雙方的欣喜,顯然易見。

    最後,法王站在學院的龍樹菩薩像前,為重新修葺的雕像開光。法王一邊念誦祈願文,一邊拋散花瓣,簡短的儀式圓滿後,便直返德噶寺。

  • 《知一全解》大灌頂.系列報導 (第一天下午) Open or Close

    時間:2014年12月20日下午3:30至6:00
    地點:大祈願會場

    From The Gyalwang Karmapa Bestows Initiations from "Knowing One Frees All" 法王度母灌頂

    12月20日下午,緊接在薩迦法王特蒞臨噶舉祈願法會,將薩迦不共傳承的「《牟尼三昧莊嚴》(Muni Tri-Samaya-Vyuha)授權灌頂」,傳予大寶法王噶瑪巴、蔣貢康楚仁波切、嘉察仁波切兩大法子和萬名僧俗二眾的歷史時刻之後,大寶法王此生首度給予的最大灌頂:共有24尊寂靜本尊的《知一全解》事部授權灌頂,於下午緊接登場。

    在全場90分鐘共修〈二十一度母禮讚文〉後,法王於屏風之後完成前行修法,並登上法座,率與會數千名僧俗二眾,共同唱誦〈大手印傳承祈請文〉。

    唸誦過程中,即將啟程返回北印度德拉敦的大寶金剛仁波切及隨侍,特別再度前往會場,獻哈達予法王,和蔣貢仁波切、嘉察仁波切兩大法王子。接著由蔣貢仁波切、嘉察仁波切、堪布東由仁波切、海濤法師等獻上請法曼達,灌頂正行於焉展開。

    佛教可分為經教和密續,兩者最大差別在於「灌頂」;而密續又分為事部、行部、瑜伽部、無上瑜伽部四部;此次由第九世法王噶瑪巴旺秋多傑(西元1556 年–1603年)統整為相同灌頂過程的《知一全解》灌頂中,收錄的45尊本尊,包括寂靜、忿怒和護法等3類,則多屬於事部及行部。

    第十六世法王噶瑪巴曾將《知一全解》傳授給四大法子;而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在上週辯經法會的《百段引導文》課程中曾提及,一次性地傳授予24尊本尊的大灌頂,是他此生的第一次。

    法王致歡迎詞說,今天是第三十二屆噶舉祈願法會前行活動之一,首先問候兩位仁波切、僧眾尼眾以及遠道而來的法友。

    ■薩迦法王給予灌頂,是薩迦派與噶舉派的歷史時刻

    法王並表示,今天上午由薩迦法王給予事部瑜伽的釋迦牟尼三誓言灌頂,這次能邀請到具德薩迦法王專程前來給予灌頂,是薩迦派與噶舉派歷史性的一刻,也是對未來弟子的重要示範。由於薩迦法王的大悲心,此盛事才能成辦,因此藉此機會再次感謝薩迦法王,並隨喜薩迦法王的一切佛行事業。

    法王說,今天下午起至25日,將給予《知一全解》系列中的二十四寂靜本尊灌頂。首先,要成為具格的灌頂傳法上師,就實非易事,而自己一定最了解自己,他看看自己,覺得也不具備傳法上師的福份,同時,加上祈願法會的準備工作及辯經法會等工作繁重,因此在灌頂的此時此刻,可說是身、口、意的力量都已用盡。

    法王說,但為了緣起,仍會給予大家這個灌頂,這不僅是基於自己的力量,更是因為相信十方三世一切諸佛菩薩,以及我們的善心。當我們有一念善心時,就是佛菩薩給予我們加持的機會,就好像他看到我們善心生起時,就會給予禮物一般,因此希望大家以善心、信心和淨觀,來接受這次灌頂。

    ■法王幼年曾持誦100萬遍白度母心咒

    對於排於首位的獨尊白多羅本尊,法王回顧淵源說,之所以第一個給予白多羅,是因為在童年時,曾圓滿持誦過100萬遍白度母心咒,也希望以此儀軌,讓大家都得到長壽,更能具備利益自他的順緣,這是對大家的心願和祝福。

    法王緊接著以第十六世法王使用過的灌頂寶瓶、第九世法王儀軌中特殊規劃的白優婆羅花圖卡、盛在銀盤上的紅花花束、十三種珍寶總集之圖卡及多瑪,依序為在場信眾,進行身、語、意、事業、功德的灌頂。

    〈當悉達遇到多羅〉

    白度母,守護修行人延壽以利眾

    白度母守護正法修行人,而得以遮除壽命障礙,延壽以利益眾生的事蹟,在藏傳各大教派中流傳甚廣。以下是噶舉大祈願法會堪布噶旺分享的幾個經論上的故事,敘述成就者們如何祈求白度母加持,而得以延壽利眾,可增益行者的修持信心。

    ■源自阿底峽尊者,年代最久的白多羅灌頂

    白多羅灌頂及修持法在藏區有四種傳承,法王噶瑪巴於20日給予的白多羅《如意輪儀軌》長軌灌頂,源自具德阿底峽尊者,是年代最早的譯本,後傳至岡波巴大師後,融入為噶舉傳承。

    修持此法,尤其善於迴遮一切壽命的障礙,過去就有許多征服了死亡之厄的故事。例如尊者格西雷納巴曾宣說:「若能念誦此文,即便頭腳被切除,亦無大礙;身體被支解為小塊,也無害」。

    ■格西哲巴修持白度母,延壽至95歲

    往昔的大學者格西哲巴,曾夢見太陽從西邊升起,東邊落下。他請示夢兆後,獲得「太陽墜入山谷」(逆向運行),是死亡之兆」的不祥回答。不久後,另一位大瑜伽士也斷定他餘命僅剩三年。

    格西哲巴因此拜見雷納巴格西,並盡力學習此《多羅如意輪》的迴遮死亡法門,在修持11個月後,哲巴格西得以親見白多羅,並獲得得年60歲的授記。60歲時,格西再次親向多羅祈請,多羅說:「造一尊我的像,就能延壽10年。」格西恭敬履行,獲得增壽10年。

    70歲時,格西再次向多羅祈請,多羅說:「若能塑造一尊我的佛像,能再多活10年。」因此塑造了一尊銅鑄的多羅像,因而增壽活到80歲。之後又在住處牆上繪畫了一尊白多羅像,活到了95歲。

    ■岡波巴大師修持白度母,增壽38年

    白度母與噶舉傳承的因緣也很甚深。相傳岡波巴大師42歲,在山林靜處精進閉關時,空行母示現授記說:「你只剩三年的性命。」之後,岡波巴前往拜訪哲巴格西時,格西向岡波巴大師說:「您是一位殊勝的大師,因此將有廣大的利眾事業。」

    「我不會有時間利益眾生了,」岡波巴大師說:「空行母授記我只剩三年的壽命。」格西聽完之後就說:「沒問題,就算屍體抬到了屍林,也能救回來,即使出現各種死亡的徵兆,也可以解決。」之後,格西傳授大師《多羅如意輪》的實修法和灌頂。大師以此修持,消除了死亡的障礙,一直利益眾生至80歲。

  • 法王噶瑪巴發佈佛典軟體「明鏡」和電子版麗江《大藏經》 Open or Close

    時間:2014年12月14日
    地點:菩提迦耶 德噶寺

    2014.12.14

    冬季辯經法會期間,法王噶瑪巴特別為一套新軟體「明鏡」(梵文:Adarsha)舉行發佈會。「明鏡」是配合電子版的麗江版《大藏經》而開發的搜尋軟體,取意於電腦螢幕所顯現的文字猶如鏡中影。

    法王指出,21世紀是科技的時代,諮訊的取得更加容易;我們不一定要到圖書館才能查詢典籍,透過網路便可直接下載。像「明鏡」這種可以在個人或蘋果電腦上操作的軟體,讓佛典的學習和研究更加容易,並且有益於西藏智慧傳統和文化的保存。透過這個軟體,法王希望讓大眾得以查閱不同版本的經藏和論藏,以及西藏偉大上師和學者的合集。這套目前仍處於試驗階段的軟體,未來將開放給大眾拷貝使用。

    接著,法王打開一個典雅的小銀盒,取出一只鑰匙造型的銀色隨身碟。這個隨身碟中存有71卷298篇的麗江版《大藏經》,從整部律藏直至經藏的部分經文。過去兩年多,工作小組的21位成員對經文進行仔細的校對和編輯。法王表示,輸入和縝密的校對工作相當瑣碎,需要非常專注,實非易事。工作小組整天坐在電腦前,經常工作到眼睛痠疼。同時他們還要調整修剪所有的掃描文件,讓它們的尺寸一致。

    「明鏡」軟體的開發者來自國際網路發達的台灣,使用者可以透過藏文或多數西方學者慣用的「威利」 (Wylie)藏文拼寫系統進行搜尋。另一項有助於耗時費力之研究工作的施設,便是對不同版本的《大藏經》如麗江版、德格版、北京版和卓尼版進行比對,而這部分的內容已印製為兩大巨冊。

    麗江版《大藏經》是在雲南麗江府土司木增的贊助下,由第六世夏瑪仁波切米滂.確吉.旺秋(Mipham Chokyi Wangchuk)所編纂,為西藏第一部的木刻版《大藏經》。當第八世大司徒仁波切確吉.炯涅(Chokyi Jungne)在為著名的德格版《大藏經》進行考究時,主要依據的便是這部麗江版的《大藏經》。由於這些木刻的印版最後都存放在理塘寺,因此麗江版《大藏經》又被稱為理塘版《大藏經》。但後來印版受到焚毀,殘缺不全,而它的印刷版也就變得相當稀有難得。

    接續對這個計劃的討論,法王指出,由於人工輸入總有出錯的可能,所以輸入的經文附有原件的掃描,以供比對查詢。此外,為了方便搜尋,工作人員按照文意而將經文分章分段,並予以編號;研究者可以透過這個軟體的索引,輕易找到與某個關鍵字或名相有關的經文。

    同時,由於古藏文的拼法不同於現代藏文,法王計劃在軟體中加入字典的功能,以及藏文新舊拼字的對照表,而未來還會增加藏文、梵文和中文的對照。雖然目前難以完備所有經文的輸入,但卻可以從最重要的經文開始,例如〈心經〉、〈金剛經〉、〈波羅提木義經〉等。此外,這個軟體還可以提供藏、中、英三種語言的搜尋。

    這項計劃工程浩大,需要眾多學者和技術人員的支援。整部麗江版《大藏經》的電子化,預計在2016年前完成。法王希望藉此保存佛教的珍貴法寶,方便大眾深入典籍,進而激發研究學習的熱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