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佛法融入生活,讓佛法不斷地去調伏我們的身心。─噶瑪巴

  • 法王噶瑪巴書寫《拔濟苦難陀羅尼經》

shadow

活動看板

法王噶瑪巴白度母灌頂與開示
地點: 印度康格拉道久迦措林尼寺 (Dongyu Gatsal Ling Nunnery)
時間: 2014年 10月1日 9-12am (台灣時間11:30 am - 14:30 pm)
直播網站: http://kagyuoffice.org/webcast/  | http://kagyutv.org/ 
主辦單位:道久迦措林尼寺: http://www.tenzinpalmo.com/

法王噶瑪巴開示:快樂的藝術——修心八頌
時間:2014年11月22-23日(六/日) 
          上午10點半至下午3點半(印度德里時間)
地點:印度 新德里 印度環境中心(India Habitat Center) 
史坦禮堂 (Stein Auditorium) 
網路直播連結

第32屆噶舉大祈願法會行程
噶舉祈願法會微博正式發佈
http://weibo.com/kagyumonlam

每日法語

當我們下定決心修持之後, 就應該持續不斷地觀察和守護自心。
---第17世大寶法王噶瑪巴

最新訊息

精選主題

  • 法王噶瑪巴談比丘尼戒的重要性 Open or Close

    時間:2014年1月21-24日
    地點:印度  菩提迦耶  德噶寺

    20140121 MG 8751

    在史上首創的第一屆「噶舉讖摩比丘尼冬季辯經法會」上,法王在連續8天《解脫莊嚴寶論》的開示中,間或談及自己對西藏比丘尼戒此重要議題之坦直並經嚴謹探究的見解。

    不可或缺的女性出家眾

    法王引用少人知曉的經文上的描述,說明數百年前女性出家眾——其中包括受具足戒的比丘尼,在西藏的中部曾經一度興盛。但這樣的修行團體今日已不復存在,藏傳佛教比丘尼戒已然失傳。

    法王明確地表示,再度恢復具足戒的比丘尼團體,對我們非常重要,因為唯有比丘尼眾同時存在,才能夠令佛教團體完備。

    在「讖摩比丘尼冬季辯經法會」中,法王噶瑪巴課程開示的主要對象,是來自6所噶舉尼師院的207位尼師。這項課程同時也對大眾開放,許多藏人和國際弟子同霑法益,大殿內座無虛席。部份格西、堪布和僧人也在席中隨喜聞法。

    每堂課一開始,由尼師擔任的維那師帶領尼眾、僧眾和居士唸誦祈願文。女性維那師清澈而嘹亮的嗓音,難得一聞。由尼師持香、吹奏嗩吶前導法王進入大殿的尼師隊伍,以及穿梭在架高的坐墊上英挺的尼師行列中,來回巡視的尼眾糾察師,更是平時難得一見的景象。

    在第一天開示中,法王首先解釋尼眾辯經法會名稱的來源:「在佛陀的女性出家弟子中,智慧和勇氣第一的是讖摩比丘尼。這代表女性出家眾,和男性出家眾一樣,能夠獲得最高的證悟。但最重要的是,當今的這個時代,在執持佛陀的法教上,女性出家眾不可或缺。」

    隱沒的歷史:一度興盛的女性出家眾

    法王接著探討在西藏女性出家眾的淵源和歷史。法王指出,這當中的部份歷史可能鮮有人知,但無論如何這是非常重要的歷史。

    法王首先引用歷史上的文獻,明確地證明比丘尼存在於過去的西藏。西藏史上第一批的七位比丘,受戒於藏王赤松德贊的時代。法王解釋,比丘尼團體也在同一時期成立:「正如比丘僧團獲得完整的別解脫戒,我相信完整的別解脫戒,也同時傳給了比丘尼團體。」

    再者,歷史上有許多明確的例子,顯示許多西藏的尼師得到比丘尼戒。文獻上曾經記載如釋迦秋登(Shakya Chogden), 博東卻列南嘉(Bodong Chogle Namgyal)以及第八世噶瑪巴米覺多傑等大師,都曾經為女眾傳授比丘尼戒。

    法王表示:「翻閱薩迦派的家族傳承歷史,我們可以看到某些薩迦派的偉大傳承持有者的女兒,領受比丘尼戒的故事。歷史上也曾經記載,大譯師仁欽桑波(Rinchen Zangpo)的姐妹成為一位比丘尼。我們幾乎可以相當明確地說,當時存在有傳授比丘尼戒的駐世傳承、或者是存在有另一種可以傳授比丘尼戒的方法。」

    「類似地,在那瑞(Ngari)地區具有影響力的喇嘛耶些鄔(Lama Yeshe Ö)的歷史中,有些文獻顯示,國王的妃后、上流社會的仕女、或是平民階層的女子,有意願領受比丘尼戒的話,是可以受戒的。這樣的文獻資料的確存在,而我也曾經見過。」

    引用文獻中的記載,法王指出在第十世法王噶瑪巴時代,西藏中部的女眾寺院比男眾寺院還多。在第十七世紀時,尼眾團體顯然極為蓬勃興盛:「像這樣的歷史可能不太廣為人知,但它的確存在,這些故事都是真的。在過去古老的西藏,曾經存在著興盛的比丘尼團體,她們有聞思修的機會;許多瑜伽女和其他偉大比丘尼,藉由修持而獲得證悟和成就。姑且不論這些故事是否廣為人知,但我們確實知道它們的真實性。」

    目前的情況

    在陳述比丘尼團體一度存在於西藏的事實後,法王接著回到目前藏傳佛教比丘尼團體消失的情況,並且提出有改變的必要:「具備比丘尼團體,這對我們而言很重要。這是達賴喇嘛尊者努力促成的事情,也是所有傳承的偉大學者感興趣的課題。在這個議題上,一直有許多的討論,同時也開過許多研討會。事實上,甚至在我來印度之前,就有這些研討會了。」

    「這些討論和深入的研究已經持續了二十多年,但大家仍然無法對這個議題下結論。我不知道是大家無法得到結論,還是不敢、或不知如何下結論,但這就是目前的情況。」

    執持法教

    接下來,法王討論引用經文的內容,說明具備比丘尼團體的重要性,以及比丘尼團體在完整地執持佛陀的法教上,所扮演的珍貴角色。

    法王說明,根據道次第對珍貴人身的定義,「中土」(佛教之地)必須有比丘尼的存在。一個地方是否能夠成為「中土」,取決於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四眾的存在,此四眾就好比是房子的四柱。由於缺乏比丘尼的傳統,藏傳佛教的這座房子便缺少了一個支柱。

    「許多經文中說,一個國家是否有佛法,就要看這個國家是否具備律典,而這取決於是否有三種基礎律儀的修持。」此三種律儀指的是大乘布薩律儀或僧尼每月兩次的懺悔還淨、雨季安居以及一項與雨季安居有關的特別儀式。

    「就男眾行者而言,我們有學習和三種基礎律儀。但是對女眾行者來說,我們沒有三種基礎律儀,並且因為沒有比丘尼眾,當然也就不具備律典中所描述的內容。因此,具備比丘尼來維繫三種基礎律儀的修持,這對我們很重要、也有必要。」

    無諍的女眾出家戒

    法王接著提出比丘尼團體存在的另一個重要理由。沒有一個比丘尼團體,我們就非常難以傳授女眾任何程度的無諍出家戒——包括沙彌尼戒:「缺乏比丘尼團體,我們就很難真正傳授女眾出家戒。比丘僧團是否能夠傳授女眾比丘尼戒,這點現在仍有爭議。有些人說,比丘僧團可以如法地傳授比丘尼戒,但有些人說不行;這裡面仍然有許多的爭議。」

    「在比丘僧團是否能夠傳授比丘尼戒上,如果還有爭議的話,那麼比丘僧團是否能夠傳授沙彌尼戒,自然也會是個問題。這很難論斷,也很難說這是百分之百沒有爭議的。」

    「如果有比丘尼團體,我們就能夠傳授無諍的出家戒。否則我們將難以完全沒有爭議地傳授任何出家戒。所以,這是必須要有比丘尼團體的另一個重要理由。」

    共同的責任

    最後,法王再度強調此議題的重要性,以及在面對此議題時,整個出家團體應有的責任:「我們必須瞭解,比丘尼戒是個重要的議題。有些人認為,這是外國尼眾來了以後,拿它大作文章後才變成重要的問題,而在這之前,它並不是個重要問題。但是事實絕非如此。過去它對我們而言不是個重要的議題,其實是我們的過錯、問題,是我們沒有承擔自己應有的責任。我們僧眾和尼眾雙方都有失誤,因此這是我們所有人共同的責任。」

     

  • 第一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開幕 Open or Close

    時間:2014年1月20日
    地點:德噶寺大殿

    20140120

    在供奉著四大教派祖師的朵瑪壇城前,掛滿噶舉歷代傳承持有者的唐卡聖像的德噶寺大殿中,由法王噶瑪巴親自主持,國師嘉察仁波切、其他仁波切、祖古、堪布以及全球各地弟子的見證下,噶舉傳承900年史上第一屆的女眾辯經「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正式於佛陀成道的聖地菩提迦耶隆重揭幕。
        
    來自印度、尼泊爾、不丹的6所尼師佛學院―—禪定林(Samten Ling)、列些林(Lekshey Ling)、雪度帕切林(Shedup Phelkey Ling)、創古度母寺(Thrangu Tara Abbey)、札西炯寺(Tashi Jong)、噶瑪竹聚達給林 (Karma Dupgyu Dargey Ling)約200位尼眾參加這場史無前例的辯經法會。

    法會名稱源於釋迦牟尼佛仍住世時,他的男眾出家弟子中,智慧第一的是舍利弗,而在女眾出家弟子當中,智慧第一、勇氣第一的是讖摩比丘尼。所以,這次尼眾冬季辯經法會以「讖摩比丘尼」的名號來命名,希望藉此令尼眾生起智慧和勇氣。

    這場900年來首屆的噶舉尼師辯經法會中,不論是法王、仁波切們、參與的尼師們、或是在場的觀禮者,興奮和感恩之情溢於言表。在唱誦〈大手印傳承祈請文〉時,多位尼師感受到了承擔傳承的榮幸與重任,忍不住淚流滿面;她們的榮耀感和惜福之情旋即感染了現場的在家會眾,大家都紅著眼眶,為自己有幸目睹到歷史的一幕而感到歡欣。

    開幕式上,法王噶瑪巴、國師嘉察仁波切,以及堪布嘎桑尼瑪、堪布慈囊、法王姐姐恩珠巴宗、美國丹確法師、台灣的妙融法師等分別上台致詞。

    法王噶瑪巴感性地表示,自己身處異地,沒有孝順母親的機會,因此希望將對母親的思念和關愛,傳達給每一位女眾。今天能來參加首屆尼眾辯經法會,他個人覺得非常幸運,希望尼眾辯經法會可以永遠辦下去、直至千萬年。

    國師嘉察仁波切則從佛陀時期男女平等、金剛乘中淨土無性別之分、及多位女性大成就者的故事等,鼓勵尼眾精進學習、及早證得五道十地。

    法王姐姐恩珠巴宗、美國丹確法師、台灣的妙融法師代表東西方的女性,鼓勵尼師勇敢克服社會不公平的待遇,全力追求智慧,以對上師的信心,來擊退自己「我做不到」的心理障礙。她們以回顧自己的生命歷程來現身說法,句句真摯感人。

    堪布嘎桑尼瑪和堪布慈囊,回顧法王噶瑪巴、慈濟證嚴法師以及德蕾莎修女的故事:法王隻身來印後創下廣大的事業、證嚴法師以平凡比丘尼而建立全球最大的佛教基金會、德蕾莎修女無遠弗屆的愛為例,希望大家鼓起勇氣,全力修習三學與實修。

    堪布嘎桑尼瑪、堪布慈囊、法王姐姐恩珠巴宗、美國丹確法師、台灣的妙融法師致詞的節錄或全文詳見附錄。

    法王開示的全文和嘉察仁波切演說的節錄如下:

    法王噶瑪巴開示

    今天在此殊勝的佛教聖地菩提迦耶,舉辦讖摩比丘尼冬季辯經法會,對於前來參加的嘉察仁波切、各位仁波切、堪布以及善知識們,我首先向大家問好!

    今天我有些感冒,所以可能會講得不太好,並且時間也超過半小時了。但沒有關係,我們藏人在比較開心的時候,是不會算時間的,尤其我本來要講的,都被前面幾位說完了,以至於現在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但是不說一些也覺得很奇怪。

    最重要的是,所謂佛陀的法教,如同一個房子,需要有支柱。那如果說一個房子有四個支柱的話,那麼其中兩個支柱是比丘和比丘尼、另外兩個便是優婆塞和優婆夷。所以,如同佛教的房子,這四大柱都不可或缺。

    最尊貴的法王達賴喇嘛曾向我說過,比丘尼在經典中有記載,是佛陀曾經設立的,但為何比丘尼傳承卻在藏傳佛教中失傳了呢?這是因為我們沒有做好,自己沒有努力、或珍惜,而讓此承傳失傳了,並不是因為佛陀沒有傳授。

    在《道次第教言》中提到中土的眷屬名稱順序時,由於藏傳佛教的比丘尼戒已經失傳,因此不能講比丘和比丘尼,只能以沙彌和沙彌尼來替代。但在印度經典中很少提到沙瀰和沙彌尼。

    在界定一個國家是否屬於佛教國家時,首先要觀察它是否具備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和優婆夷,以及是否具備戒、定、慧三學,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佛教基礎。

    前面有人講到世界上有七十億人口,百分之五十是女眾,信徒中也有很多的女眾。數量如此龐大的女性人口,我們一定要支持、關注她們的實修,這是很重要的。

    此次有機會舉辦讖摩比丘尼冬季辯經法會,這並非說我很偉大、做得很好、或很傑出,而是因為諸佛菩薩的加持。尤其是嘉察仁波切、堪布、善知識的支持下,我們能夠在這裡舉行此讖摩比丘尼冬季辯經法會,我個人認為這是非常大的福報。

    能夠參加這樣的法會,我自己覺得非常幸福,未來無論是幾千年,或幾萬年後,希望也都能夠繼續,而且不但能夠繼續舉辦,還希望未來的規模能夠更興盛廣大。最主要是希望為佛陀法教及尼師法教的持有者,打下一個能夠利益眾生的基礎。

    身為一個人,孝順父母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但我離父母太遠,不能孝敬到父母,尤其姐姐會對我說:「你比較喜歡媽媽,不太喜歡爸爸」。我的確比較想念媽媽,但不是說我不喜歡爸爸,但即使如此,我仍然沒有機會孝敬她。由於不能孝敬媽媽,因此我希望將自己對母親的關愛,傳達給在座的各位。此外,佛法講眾生如母,因此我也希望將各位尼師與所有的女眾,都觀想成我的母親及姊妹。

    其實我的人生極為錯綜複雜,存在很多問題和困難。尤其是前幾世法王沒有遇到的困難,我這次在第十七世都遇到了。有時候心裡也很痛苦、沮喪,雖然有一些痛苦與失望,但為了利益眾生的佛行事業,為了帶給一切眾生一些快樂,我會繼續努力下去。

    我現在年紀還小,學問也不多,可能有許多做錯的地方,或者缺乏大的勇氣和信心,但是我希望以後能夠為一切眾生,尤其是能為尼師做一些事情,至我過世為止,我真心希望能夠利益到一切眾生。

    在這第一次尼眾的辯經法會中,我們有嘉察仁波切、祖古、堪布、在家居士等在聖地齊聚一堂,這是很好的緣起,具足非常大的福報,而這些福德都是諸佛菩薩阿羅漢的慈悲加持,因此大家要好好祈福。再次感恩大家。

    嘉察仁波切開示節錄:

    今天非常榮幸有機會參加這次尼眾辯經法會。法王降臨在人世間,萬般艱苦地來到印度,佛行事業日益增長、名聲也日益廣大。

    每一個眾生,即使是昆蟲螞蟻,都具有如來藏,都有證悟的能力,能夠證悟到佛果,也能夠證悟到阿羅漢,因此,證悟是不分男女的。

    在雪域西藏的佛教前弘時期,空行耶喜措嘉與蓮花生大士無二無別,尤其蓮花生大士的伏藏也都是在耶喜措嘉的協助下完成的。

    同時,在第九世法王噶瑪巴旺秋多傑的教言中,提到一位名為桑堅多傑帕摩的尼師,她能夠舉行灌頂、口傳等,在藏地有很廣大的佛行事業,並且受尊崇為藏地的大成就者之一,她的寺院和傳承至今仍存於世。

    第十五世法王噶瑪巴卡恰多傑最主要的弟子之一康珠仁波切也是一位尼師。她能夠傳授灌頂,曾經為前世的波卡仁波切灌頂。

    有一次,我在不丹,聽到有些人說康珠仁波切來了,我朝大家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帳棚內坐著一位頭髮亂糟糟的女性行者。後來服侍我前任轉世的侍者,請我去接受她的口傳。我只記得當時她給了好多的開示,但我不記得是什麼口傳了。

    康珠仁波切還會為人治病,骨折病患服用她給的藥後,身體很快就康復。她圓寂後,她的姪子確札喇嘛在隆德寺附近的火葬台為她進行毗荼大典,前一世的天嘎仁波切也在會上。火化時,首先出現白色的火,藉著冒出白色的花,後來才轉成紅色的火,這些照片我也見過。

    在法王的特別加持和關愛之下,我們能夠舉行這樣一個尼眾辯經法會,所以請在座尼師好好把握聽聞思維的機會,一定要好好精進地學習,不要執著於生活,因為生活的本質就是困難、輪迴本來就是痛苦,各位千萬不要執著於物質。這些都是法王平常在法會上跟大家講的話,我不過是在此向各位重複罷了。

    祈願第十七世法王的佛行事業愈來愈廣大、愈來愈興盛,最後也祝福各位吉祥如意。


    附錄(按致詞順序排列如下):

    (一)法王姐姐恩珠巴宗致詞:

    今天2014年1月20日,在這殊勝日子裡,噶舉實修傳承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鄔金欽列多傑、嘉察仁波切,以及善知識、堪布們、在家居士,尤其是這次來參加法會辯經的尼師們,早上好!

    在這殊勝的開幕儀式,法王吩咐我在此講一些話,我自己沒有學習,也缺乏經驗,但因為法王的囑咐,所以勉強在此講一些身為女眾的話題。

    世界上有七十億人口,其中百分之五十是女眾,而佛教徒中,多數也是女眾。但身為一個女性,其實會遇到很多困難。為什麼呢?因為在社會上仍存在對女眾的不平等待遇。

    小時候,爸爸會教我藏文,但鄰居和家鄉的居民都說,「她爸爸一定是瘋了,為什麼要教她藏文,不讓她去放牧、或做家務事,卻讓她學習呢?」但是我爸爸不在乎,仍是繼續教我藏文,我現在能念一些藏文,都是因為父親的恩德。

    因此在社會上,對女眾的待遇一定要改變。但要改變這樣的待遇,雙方都需要努力,尤其是身為一個女性,要努力求學,為什麼呢?現在是二十一世紀,二十一世紀是知識的時代,人的價值是以知識來評量。尤其是身為一個尼師、一位護持佛教的尼師,需要完整修習三學。

    現在藏傳佛教中,雖然比丘尼的戒律已經失傳,若是能夠找回比丘尼的戒律,那麼我們的戒律就會完整。同樣地,在男眾佛學院有經論和文學的學習,希望以後在女眾的佛學院中也有同樣的教育,並且希望透過這樣的教育,能夠慢慢地實修三年零三個月的閉關,這是非常重要的。

    總之,僧眾也好、尼師也好,都是佛教的持有者,身為佛教的持有者必定要實修三學,而實修三學一定要有佛學院與寺院。因此,提供尼眾這樣的條件非常重要。

    達賴喇嘛尊者也時常說,尼眾與男眾一樣學習經論,這非常重要。格魯派每年都會舉辦「文殊冬季尼眾辯經法會」。同樣,現在尼師也有考格西的機會。尤其是我們在尊貴的第十七世法王噶瑪巴的帶領下,舉辦了第一屆「讖摩比丘尼辯經法會」,這是一個非常難得的機會和緣起。

    我們身為女眾,不能沒有信心、也不能灰心,一定要勇敢,對自己有信心,一定要精進,這是非常重要的。以前我們因為自己沒有機會,就會找藉口,現在有了這樣殊勝的機會,若自己做不到,就不能以「沒有機會」作為做不到的藉口;我們不能失去信心,要做到上師的教言,這非常重要。

    我並沒有上台的經驗,但因為法王吩咐,今天仍鼓起勇氣來演講。希望這樣可以鼓勵來自喜馬拉雅山區的尼眾,讓大家有勇氣、有信心,。

    我沒有上台經驗,若有講錯地方,希望可以獲得大家原諒。總之,祝願尊者以及噶舉實修傳承上師們長壽,女眾辯經法會能圓滿,並且透過這樣的機會,祈願未來世界能夠和平。

    (二)美國丹確法師致詞:

    法王噶瑪巴在最神聖的佛教聖地菩提迦耶,舉行噶舉史上第一屆尼眾冬季法會。因此,我們或許可以回顧發生在這裡的一段對話:在佛陀剛獲證悟,尚停留在菩提樹附近時,惡魔來到佛陀的面前,對佛說,既然他已達完全證悟的目,就應該進入涅槃。佛陀回答,唯有在他的比丘、比丘尼以及優婆塞清楚瞭解佛法,並且能夠成功地與反對佛法的人辯論時,他才會進入涅槃。

    這段記錄在《根本說一切有部毘奈耶破僧事》(Sanghabhedavastu)以及其他梵文佛經中的對話,清楚地顯示佛陀對尼眾的期許,希望尼眾也能在護衛佛法上,扮演積極的角色,因而為來世的眾生保存法教。

    今天,在距離這段對話發生的菩提樹不遠處,第十七世大寶法王噶瑪巴正在為尼眾創造新機,讓我們重新開展出對佛法的認識,讓我們尼眾也能夠為佛法辯護,實踐佛陀對尼眾的期許,令尼眾也能為保存世界的佛教貢獻心力。

    直到現在,女性仍面臨內外障礙,所謂「外障礙」就是缺乏資源和教育。但現在法王噶瑪巴已經為我們創造了這樣的外在機會。而「內障礙」就是缺乏信心、不相信自己有能力可以做到。

    我相信你們很多人都認為,西方女性從未面臨這些處境不平等的困難,但事實上,男女平權在西方也是近年才完全實現的。100年前,美國婦女是沒有投票權的,當然在短短幾代後,婦女就擁有了更多的教育和就業機會,但仍常常受到外界的質疑。

    我母親也是生於男女教育平等的年代,但那個年代的女性通常沒有發展出足以掌握機會的自信。我母親受到很好的教育,但總是在公共場合感到害羞,她常常會說「我做不到」。但我父母卻一再教育我們:如果相信自己的潛力、並不斷挑戰極限來發展自我,那麼我們就一定做得到。

    這裡的重點在於,即使我們有機會,但如果我們並不能善用機會,那就會把我們拉回原地。也如同法王之前所說,關於男女「可不可以做」或「能不能做」的概念,就只是個「概念」,並非存在於我們的心之外。

    我們不應任由社會的世俗見解,來定義我們的能力,而是應該要讓佛法的智慧來塑造我們對自身的認識。佛法告訴我們,我們完全具有同樣的佛性。當我們內在的潛力完全開展時,我們會具備通常社會所說的男性、或女性特質的一切功德。

    就算我們對自己的潛力不總有完全的信心,但我們的確對自己無上的精神指導法王噶瑪巴有完全的信心與信任。法王向來告訴我們尼眾,我們的確有認真學習與深入修行的能力,因而有能力成為承擔如來家業的棟樑。因此,我們對自己的上師與對佛法的信任,能夠成為我們開展自信的基礎。

    法王噶瑪巴也曾提到,在我們所處這個時代,世界尤其需要在女性的身上較為明顯展露的特質。長久以來,社會就賦予女性照顧他人的角色。如果訴諸個人的經驗,我們都會在女性身上看到傾聽他人的需求、不顧一己安樂而慈悲行事等以母親為代表人物的特質,這些都是當今世界迫切需要的特質。

    由於法王對我們的無量慈愛,法王為我們尼眾提供資源,讓我們有機會完全開展自身的潛力,令此內俱的慈愛,能夠成為利益世界的完善來源。

    西方國家人民的幸福與快樂,有賴於佛法的流傳。我僅代表西方國家的人民,祈請各位尼師深入佛法的學習與修行,並且承擔如來家業,以保存佛法並將之宏揚於世界上任何亟需佛法的地方。

    (三)台灣妙融法師致詞:

    尊貴的法王、嘉察仁波切、各位堪布、男女僧眾們,大家吉祥如意。今天很榮幸的,能夠在佛陀成道的聖地,所舉辦的第一屆噶舉尼眾辯經法會的開幕式上,與大家分享「女性的智慧與勇氣」這主題。

    其實講到「智慧」與「勇氣」,我從來不覺得男性與女性有什麼差別,身為佛弟子的我們都知道,智慧、勇氣、慈悲等等,這一切美好的優點,是所有生命都擁有本具的特質。唯一男性與女性會有的不同,大概是在展現、或表達的方式上有所不同罷了。

    那麼在女性身上,是如何體現出智慧與勇氣呢?當我這麼想時,腦海中是一片空白,我想不出具體的說法,只是在心中,開始一個個浮現出我所認識的女性們。各種國家、民族、年齡的女性,一一在我腦海中閃過,這當中,包括各位,許多我接觸過的你們。

    當我想到各位,尤其是喜馬拉雅民族的女性們時,我心中充滿了平靜與謙卑,我看到柔軟、從容、謙和、以及細膩的特質,但是卻又是那麼堅忍、奉獻、吃苦以及付出。於是我發現,也許這些特質,就是智慧與勇氣的體現吧。

    雖然如此,但是我也看到,你們面對著困難的生活環境,偏頗的社會觀念,以及更少的學習機會,及更少的教育和生活資源,是的,這是顯而易見的現實,但是今天我們聚在這裡,不是為了自怨自艾,也不是為了怨尤社會環境。

    因為真正的困難,不純粹來自於外在加諸在我們身上的各種既定概念,我們真正面對的困難,其實來自於我們如何看待自己,或者說,是來自於我們認同了整個社會的概念,而將其加諸在自己身上,而這才會是我們終極的束縛。

    今天在這裡,在法王的發起與帶領之下,以及所有僧伽的支持之下,我們開始了噶舉僧團中第一次的女眾辯經法會,而我覺得,這殊勝的第一次,不只是為了辯經,不只為了聽法,也不只因為這是上師噶瑪巴的指示,這一次,我們也是為了能從根本轉化整個社會的觀念,以及我們每一位女性對自己的概念與認知。

    在1994年的時候,當我在大乘的佛學院畢業,並真正決定要到藏傳佛教繼續學習,當我提出這個申請時,我的剃度師以及我的常住許多長老們都跟我說,你去會受苦的,因為藏傳佛教的女性是沒有社會地位也沒有機會的。還補充說到「自古以來,沒有幾個能夠成功的」。

    當時我不以為然,也自信的認為,自己會是那沒幾個當中的其中一個,然而直到來到了這個藏傳社群,很抱歉的說,我發現,他們說的,是真的!
     
    但是今天,今天能夠有看到專門是屬於女眾的辯經活動,使我感受到與看到了希望,雖然這只是開始,雖然我們仍有漫漫長路要走,我祝福各位,能夠在法王的引領與關注之下,以及各位每一個人的努力中,我期待,也盼望未來某一天的辯經法會上,前面坐著的堪布與格西們,是你們。

    (四)堪布嘎桑尼瑪致詞(節錄):

    法王在兩千年來到印度,這是凡夫不可能做到的。而法王來到這裡是為了能夠學習廣大的教法,以便利益一切的眾生。從噶瑪大祈願法會的穿衣、喝茶、受戒等律儀的重整,到匯整灌頂儀軌及口訣、修持金剛舞、道歌薈供、修四加行有獎勵等來重振實修傳承,並且宣揚上師傳記及雪域文化藝術等,這些都是法王到印度後,為振興噶舉傳承而做出的貢獻。

    回顧第一次舉辦僧眾辯經法會時,剛開始因為興奮,反應很熱烈,之後又慢慢冷卻。但是經過這麼多年的持續努力,目前已有不錯的成績,成為由四大教派的格西和堪布擔任裁判的學術盛會。總之,不論是在實修風氣或佛學研究上,大家都有長足的進步。。

    四大教派曾一起在達蘭沙拉,開會討論比丘尼戒律等議題。世尊住世時也曾說過男女平等,以及佛教是否能夠維持,有賴於比丘、比丘尼的共同護持,因此希望比丘尼能把握住這次機會,精進努力。

    (五)堪布慈囊致詞(節錄)

    比丘尼辯經是噶舉傳承史上前所未有的創舉,希望藉此讓女眾獲得新的勇氣、展望和環境。

    過去在藏人的環境中,女眾和尼師沒有像男眾一樣的學習條件。但是現今藏地五明佛學院已具有很大的女眾僧團,學習風氣鼎盛,許多尼師著作中觀論等。格魯派中則有女眾辯經法會,女眾也可以考格西。

    在我們噶舉傳承史中,過去從來沒有女眾辯經法會,因此,各位尼師一定要珍惜這個機會,瞭解學問的重要。佛教徒一定要依止善知識,要在善知識前聽聞道理,這樣才能夠如法地實修。正如蓮花生大士所說的,實修時必須要知道善惡的取捨,因此學問非常重要。

    在實修或聽聞佛法時,若不知取捨、或不知實修方法,就如同司機不會開車般很容易出事。所以,要先聽聞再去實修。世尊也說過,修行就如同走台階般,應該一步步循序往上提升。因此,不論在家或出家,大家都要有清淨的戒律,然後慢慢實修道次第,在聽聞的過程中學習辨別和思考。

    大手印中說,聽聞是因,實修為果。未經聽聞的禪修很容易誤入歧途,因而再三強調聽聞的重要。受戒遠離家鄉的佛教修行者,應該如何護持佛法呢?佛陀曾言佛法分教法和證法。我們應當先認清楚何謂佛?何謂佛教和教法,之後再去實修,反之是不可能的。

    身為佛教徒的殊勝之處,在於世尊所流傳下來的經典。我們不僅要有信仰,更重要的是將信仰當成學習的基礎,藉由聞思而得到智慧。釋量論是看懂五部大論的鑰匙,我們可以透過學習釋量論和因明來培養智慧。大部份尼師院的法會很多,但是還是應該先學習經藏和律藏。

    想達到究竟佛果,就得從經藏、律藏和中觀等一步步學習。不能想著「因為我是尼師、我做不到、學不了」,不要覺得尼師就只是學習儀軌和舉辦法會,這些都已經是落伍的觀念。佛陀教導我們,人人平等都有如來藏,因此我們也要如此思維本身具有佛性,男眾僧人如何學習、如何行事,女眾亦應如是。這也是佛陀兩千五百年前所開示的。

    《解脫莊嚴論》中講到,成佛之因是如來藏,成佛所依人身寶。正因為我們有佛性,自己一定做得到。在佛陀的面前,人沒有好壞、男女之分,最重要是聽聞思維,學習三學後再去實修。各位要有這樣勇氣。

    西藏歷史上,女眾並沒有與男眾相同的機會,但這是因為沒有機會,而不是「不會」。過去以力氣爭勝的時代已經過去了,我們要握筆以智力取勝。女眾具有非常巨大的慈悲心。我們會聽到家庭在遇到困難時,爸爸可能會離家,但媽媽就不會離開自己的家庭,這是因為女性的慈悲心更勝之故。

    現代社會中,無論在政界還是企業界,都有很多傑出的女眾。來自台灣的人可能都知道證嚴法師。證證嚴法師本身是一個很平凡的比丘尼,她出家、逐步學習,她所創辦的慈濟基金會,目前是佛教界最大的團體,光是工作人員就有十萬人。世界各地發生災難時,政府人員還未抵達,慈濟人員就已經在救災了。德蕾沙修女也是非常偉大,希望在座的女性也有這樣勇氣。

    現在有如此殊勝的因緣和機會,每天由法王為妳們上課。希望大家帶著恭敬心,一分一秒都不浪費,專心一意地好好努力。男女平等不是嘴上說說,而是真正去把握學習。

     

  • 點燈祈願法會-千年梵歌再現 Open or Close

    時間:2014年1月16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大祈願會場

    20140116 FilipWolak-MarmeMonlam-7305 s

    點燈祈願法會 千年梵歌再現

    佛陀世尊成道的聖地、印度金剛座的噶舉大祈願法會會場,如詩偈所說:「上有天人善持白傘蓋,下有龍族海會供養雲,前有人群海會禮讚音,盡攝人天清淨妙福田。」滿月下,一場滿溢慈悲的音樂祭典,即將開展。

    16日晚間,滿月柔美的光芒下,祈願大會場的舞台已卸下連續14天的精緻壇城布置,寬廣的舞台上方,映襯著祈願法會的藍底LED螢幕前,僅有金色佛陀端坐,沐浴在氤氳的金黃光束中。首度於16日舉行的點燈祈願晚會,就這樣清麗肅穆的開場了。

    ■以善妙歌舞及美麗燈燭,獻上供養

    如同佛陀在〈三摩地王經〉中說,「美妙歌舞眾伎樂,悅意喜笑善樂器,殊妙油燈常連綿,恆時供養無上尊。銅鑼鐃鈸百腰鼓,各種美妙鐘鼓聲,琵琶伎樂百功德,淨意導師我供養」,因此晚會中,以各種善妙的歌舞、善妙的純淨笑容,及美麗的燈燭,向佛陀及上師獻上無比善妙的供養。

    比往年更為盛大的點燈祈願晚會,緣起於第七世法王在嘠千大營地中,舉辦祈願大法會來慶祝新年的傳統。根據歷史記載,當時,佛壇上陳列出不可思議豐富的貢品,但是法王仍然在鋪著薄墊的地上,恭敬地向佛壇頂禮。

    在3百多年前的祈願大法會期間,早晨是祈願法會,下午則有聖者行傳的節目演出,將佛陀的本生故事、藏漢成就者的行儀事跡,及轉輪聖王、漢族藏族蒙族的國王,以及天人與阿修羅的爭戰,還有帝釋天與四大天王的故事,栩栩如生的表演出來。

    法王噶瑪巴有意恢復此傳統,因此,在第31屆祈願法會的點燈祈願晚會上,以「慈悲法意」為主軸,規劃為三大表演型態:「西藏傳統歌舞表演」、「不丹傳統歌舞表演」及「印度道歌表演」。

    ■小規模的藏樂交響實驗

    在法王兼容新舊的心量下,今年有一項新創舉供養大眾:以小規模實驗的方式,引進中西方常見的交響樂演出形式,將取材自西藏的傳統音樂,結合不同樂器共同演出,也藉此鼓勵西藏文化創作者朝此方向繼續擴大努力。

    而早在一週前,40位來自孟買的舞台專業團隊,帶來7輛貨櫃車的器材,從9日起,利用每天半夜晚課結束後,攀爬上5層樓的舞台頂端,陸續架上了200盞舞台燈,及舞台上橫40呎、寬22呎的巨型LED燈,法王則幾乎每晚都會到場視察,並親自規劃了所有節目流程以及燈光設計。

    一、法王開示「光明的力量」

    在晚會一開始,法王先上台,先以柔軟的法語甘露,為大眾提醒光明的力量,與善良與慈悲的責任。法王說:

    燈火代表平靜與光明,就好像在黑暗地方,當我們看一展燈火時,會感到一絲歡喜和安慰,因此在無盡輪迴苦海中,佛菩薩們將正法點燃了,而使我們產生勇氣和信心,今天我們不光只是點燃世間的燈火,我們更要將智慧、慈悲的燈火點燃,以及點燃和平的燈火。

    我們今天在金剛座佛陀成道聖地,就要將智慧和慈悲的燈火,一個接一個的傳遞下去,希望大家都能帶著這樣願心,來進行點燈活動。

    今天點燈祈願法會中,我們也安排一些表演節目,但並非是世間歌舞表演,最主要是使表演符合於正法,並且以這些歌舞,代表我們對佛陀正法的憶念及對一切生命的慈悲之心,更提升增長我們的智慧與慈悲。

    尤其佛陀是在印度出生成道,我們更要將這樣一種佛陀成道的修持傳統,延續下去,所以我們更要能夠帶著一種善心,開展善心,將這一念善心帶到各自生長之處,擴展到全世界,每個角落,這也是我的期望。

    二、〈四臂觀音修持簡軌〉:與大悲觀音相應的時刻

    接著由四位維那師唱頌〈四臂觀音修持簡軌〉,來喚醒眾生蘊藏的菩提善念。法王殷切的心念,是希望再三的提醒大家,善心,是讓一切心願圓滿,獲得幸福快樂的道路,而為了要能生起善心,首先需要在心中生起慈心與悲心。

    為了讓大家能獲得加持,而能如實生起慈心與悲心,因此向一切諸佛慈悲的總集:雪域藏地的有緣本尊:聖觀世音菩祈請,並唱頌出利益廣大且容易修持的〈遍利虛空觀音儀軌〉。

    在三次的〈皈依發心文〉:「諸佛正法聖僧眾,直至菩提我皈依,以我所施諸功德,為利眾生願成佛。」,和三次的〈觀音菩薩禮讚文〉「淨極無瑕大悲身,阿彌陀佛頂上嚴,慈眼悲憫視眾生,皈命頂禮觀世音。」之後,反覆念誦〈六字大明咒〉,一時間,舞台上投射出的金黃光束交織著「嗡嘛呢唄咩吽」的持誦聲,熨燙溫暖了大家的心。

    三、四:〈自然的美麗〉、〈犛牛蹄聲〉:感恩地球和動物

    之後的節目〈自然的美麗〉、〈犛牛蹄聲〉則逐步擴展了與會眾的關注心量,從感恩我們所生長唯一所依的地球、到憶念動物的恩德,並進而轉向對佛陀恩德及悲智雙運的教法致謝。

    在七道彩虹光束中,搭配了地球各季節美景為背景畫面的交響樂團傳統樂曲演奏,在外國法友看來平常,在西藏傳統樂曲表現形式上,卻屬歷史上的創舉,表演者們來自於位於北印度達蘭沙拉的西藏藏劇團,都有10年以上演出經驗。

    法王於去年1月、上一屆祈願法會後,透露希望呈現西式交響樂團表演之構想,並請文化大學的國樂系主任吳宗憲老師協助規畫設計,吳老師回憶說,後來左等右等,等到8月底,法王傳訊說,希望此次能嘗試融合西藏藏樂及中國傳統國樂的新型態演出。

    因此,去年9月份時,法王自掏腰包,讓幾位年輕團員到台灣,在40天內,以每天3小時的集訓方式,讓他們一對一接受包括二胡、三弦、揚琴、笛子等樂器表演及音樂課程。

    16日當晚,以西藏傳統樂曲重新寫成協奏曲的〈犛牛蹄聲〉,宣揚出法王對動物自主權的日益關切心念,畢竟大地上生物種類千萬種,人類僅是其中之一,眾生雖然大小不同、形狀有別,生命價值是並無分別的。

    在巨大LED播放著各式動物影像時,以笛聲為主、輕躍自由的合奏表演,勾起人類對動物權益及生命價值的反省,就像人類想主宰自己生命一般,動物也想自主自己的性命,且動物不論直接或間接,都在在處處利益人類,動物們所產生的奶、血、肉,被人類所食,皮毛被人類所穿著,如果沒有動物,人類是無法生存的,因此我們應當憶念著動物生命給我們的各種幫助。

    五、〈不在天上在天上〉:來自不丹的讚嘆

    喜馬拉雅地區的傳統,是悲智雙運的圓滿佛教傳統,就算21世紀外在物質興盛,也不能沒有慈悲與智慧。因此,喜馬拉雅個民族應該要繼續的,守護著父輩祖輩們所留下的這悲智雙運的圓滿佛法傳統,因此接著由不丹傳統歌舞學院,表演出讚嘆佛教傳承的傳統歌舞「不在天上在天上」,7對舞者的純熟舞步,引起全場熱烈鼓掌。

    六、〈願望之歌〉:祝願眾生心願成就

    在對地球和眾生們的關心後,法王將目光轉回到了故鄉,藉由西藏藏劇團歌聲,傳達出法王念茲在茲的祝福。在兩千年初,世界屋脊之巔、某夜月光照射在沈睡的大地上時,法王噶瑪巴來到了印度,當法王的坐騎來到了他鄉異地時,法王回首遙望著故鄉,心中生起了無限的感觸,於是便寫下了「願望之歌」。

    這首歌主要在祝福西藏山川大地的美麗,祈願一片美麗自然能不斷綿延持續,人民幸福、聖者住世、人們心想事成、達賴法王長久住世、總持教法,希望所有大眾都能心願成就。搭配著LED螢幕播放的各種藏民的笑容,及結尾最後一張布滿皺紋、正轉著大經輪的手,法王對故鄉的深厚思念和盡力祝福溢於言表,讓同樣遠離家鄉的僧眾及國際弟子們深深感動。

    〈願望之歌〉
    嗡 娑 諦

    三密大悲潔白右旋螺 依於不變意樂而吹奏
無比名聞樂神勝妙聲 善樂喜祥之蓮展笑顏
    無比莊嚴如意甘露樹 無垢圓具香甜甘美音
永樂之寶枝茂果實豐 於三界中戰勝極莊嚴
    清涼雪山甜美之花曼 吐露甘美乳香之藥城
二規月光撩人之光明 戰勝黑方昏暗之戰鬥

    雪域福樂喜筵圓滿相 聖者手中白淨蓮花持
相好怡人有情眼中寶 宛如堅固金剛兄弟聚
    圓滿經典朝日所佈河 明慧勝妙蓮花池中住
蕊中蜜蜂樂音之善道 所知吉祥甘露願綴飲
    復次瞻洲廣大財寶持 不壞利益喜樂之涼蔭
顯現無量利他之月形 寂樂睡蓮園中展笑顏
    二資白雲華蓋所由起 實語珍珠細雨花瓣酒
無私善緣徒眾花園中 利樂之蕊喜樂眷屬結
    七、〈上師是一切〉:千年傳統梵文道歌再現

    西藏的人們都認為印度是聖地,是佛陀出生的地方,是能透過朝禮而清淨罪業的聖地,往昔西藏的眾多譯師們,捨棄身命錢財,前往印度求法求道,印度的大師智哲們也來到西藏,將悲智雙運的教導廣為傳授。

    尤其是薩惹哈大師的教導,由譯經王馬爾巴大師承繼後,此善妙的傳統傳承至噶舉歷代成就大師們,將各自的證量豁然宣唱為金剛道歌,而歷代黑帽系法王噶瑪巴亦也多為宣講,因此噶舉傳承演唱道歌的傳統已歷經千年,並集結為《噶舉道歌海》。

    而在印度本地,以印度四大方言中的梵語演唱的道歌,至今仍在南印度盛行,而法王希望恢復梵文唱頌金剛道歌的傳統,因此邀請兩位鑽研道歌傳統超過30年的音樂博士南達.庫瑪(Nanda Kumar)和拉喜卡.庫瑪(Radhika Kumar),來表演帝洛巴祖師親唱的道歌:「歌中之寶」。

    兩位教授表示,印度道歌如同西方吟唱詩人一般,流傳於印度民間,記載了不同教派各證悟者的覺受,而隨時代流轉,屬於佛教的道歌已非常稀少,目前僅在南印度邁索爾(Mysore)、瓦拉納西(Varanasi)等地區仍有少數傳承,他們於噶瑪巴900週年受邀演唱後,受到法王感動及啟發,因此這3年來,持續在印度各省及世界各國博物館,找回了一首首失傳已久的佛教道歌。

    教授們解釋,流傳千年的印度古道歌表演,是智慧與方便的融合型態,代表智慧力量的歌者演唱出遠古悠遠的證悟之音,而舞者則以手勢、眼神及動作詮釋覺性及慈悲。

    教授們解釋,梵文道歌每兩句為一段,此首道歌分為四段,由於世間萬物及五蘊對境都是上師加持,而道歌就是上師本身,因此開場時,先將道歌供養給代表佛性的法王噶瑪巴,將自我與覺受,都呈現於法王蓮足下。

    接下來兩段,則講述:

    宇宙雖由地水火風空五元素組成,
    但一切萬物其實為「一」,
    臣服與合一的智慧,
    唯有在上師的加持中可以了悟,
    我們凡夫智識的心識,
    只是窺看佛陀如風法意的一扇窗,
    唯有透過上師加持,
    才能貼近實相。

    第三段則唱頌到:

    透過淨化自心,
    行者才能踏上如佛陀的道路,
    去成為「佛」,
    就請回歸到你的佛性,
    因為佛性就是你,
    因為佛性就是智慧之海,
    佛性就是上師,
    行者要躍入其中,
    融合為一。

    結尾則再度讚頌:

    具足威猛加持力的上師,
    如同度母之子,
    上師與度母無二無別,
    上師、佛性、度母及我們,
    其實都是不增不減的「一」,
    我們必須融入上師中,
    我們看著上師,
    祈求在加持中啟覺佛性,融為不生不滅的勝義,
    並將此歌舞供養給噶瑪巴您。


    在唱頌道歌時,背景LED依序播出帝洛巴、那洛巴、馬爾巴等及十六位法王的唐卡畫像,並間歇穿插以明朝永樂皇帝為第五世大寶法王繪製的「法會神變圖」,帶領與會者大步跨越時空,在當下的覺性中,貼近了成就者的身影。

    八、〈點燈祈願文〉:王菲錄音領唱

    結尾是最動人心弦的〈點燈祈願文〉大合唱。

    經典記載,過去在燃燈佛的時代,有一位名叫金手的國王請問燃燈佛,「過去以何因緣,而能相好莊嚴全身放光?」燃燈佛回答,「我在凡夫時,以布裹身燃燈供養,因此如今能相好光明」。於是金手國王亦將布料沾油裹身,將自身燃燈供佛並發如是願。

    相傳阿底峽尊者來到西藏時,傳授點燈的儀式,並說道:「過去聖者的行儀,後世弟子的修持。」因此,在滿月的當晚,大家捧起手中的蓮花燈燭,虔誠唱起〈點燈祈願文〉這首阿底峽尊者著作、法王譜曲的歌,來供養一切佛菩薩,也輝煌自心的光明。

    此時舞台全場打亮,照亮了分坐於舞台兩側、持蓮花燈燭的百位男女僧眾,也照亮了舞台中央的金色身佛陀,及整場端坐於法座上的法王,法王先一句一句為大眾口傳點燈祈願文,接著全場暗燈,在漆黑中,法王手中亮起一盞光芒。

    之後如同潮浪中的夏日月色般,全場一波波亮起燦爛蓮光,在法王清唱的藏文版、王菲以錄音方式領唱的中文版、和英文版的大合唱歌曲中,成就了祈願法會最後的善行。在全場燦爛火光及歌聲中,沐浴在金色光束中、已與佛陀像融為一體的法王,靜靜的微笑了。

    就這樣,第31屆噶舉祈願法會,在最初的善行:由法王噶瑪巴宣講《大手印了義炬》,中間的善行:蓮師初十法會金剛舞與祈願法會,以及最後的善行:點燈祈願晚會中,盛大且具加持的圓滿了。

    最後,大眾再將所積聚的廣大功德善業,迴向教證佛法的興盛,祈願八大實修傳承的學修珍寶,都能廣大、昌盛、且常住於世界每個角落,上師長壽住世,也願世間所有饑饉爭戰、四大災難、五濁惡世的衰敗,都能息滅,迎向一切眾生都能幸福快樂圓滿的新時代。

     

  • 「十六羅漢托缽」報導 Open or Close

    時間:2014年1月14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大祈願會場

    20140114 DSC 3489ok s

    十六羅漢的缽滿了,有情的福德也圓滿了

    當應供的羅漢缽滿了,在聖地做供養的大眾,從這場行持學到「布施波羅蜜」,
    福德資糧也更圓滿了。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祗樹給孤獨園,爾時世尊食時,著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次第乞已,還到本處,飯食迄,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

    一切佛經,一切佛陀師徒智慧的對答之前,都是以這樣的場景展開序幕的。

    依佛制戒,導師佛陀及諸比丘弟子,在午前必須「著衣持缽」,莊嚴地穿好三法衣,奉持缽具,以禪定相,入城中「平等乞食」,既示現僧伽威儀,攝受大眾,加持祝福有緣的人們;也作為眾生福田,讓大眾有機緣藉由供養僧伽飲食累福德資糧。而供養有修持、有證量的僧伽,乃至有福緣供養登地聖眾、證悟的阿羅漢,更可累積不可思議的廣大福德。

    因此,依佛古制「托缽行腳」,一直是法王噶瑪巴主法的「噶舉大祈願法會」一項重要傳統。

    ■十六羅漢來應供了!

    不過,今年「托缽行腳」很不一樣,因為「十六羅漢」來應供了!

    經典紀載,佛陀進入寂靜涅槃前,特別諭令十六位修持有成、證得羅漢果位的大阿羅漢,未來必須安住在贍部洲各處,以他們從解脫法中生起的不可思議神通力及加持力,守護佛陀教法長久住世,守護正法上師長壽住世。因此,包括祈願法會在內的藏傳佛教各項法會圓滿,暨祈請上師長久住世的長壽法會上,都一定會修持、唱頌〈十六羅漢禮供文〉,祈請十六位奉佛諭令護法護教的大阿羅漢,從他們各自的安住處前來應供,並依佛前誓言賜予他們的加持與守護。這已成為傳統。

    因此,特別擅於在傳統中出新意的法王噶瑪巴,今年首次將「十六羅漢」請入托缽行腳的僧伽隊伍中,成為今年值得一書的特色。

    ■「未來佛出世前,你們不可入涅槃…」

    為此,今天上午6:15,在〈大乘布薩律儀〉授戒儀式過後,法王特別就稍後即將展開的「十六羅漢托缽行腳」作了開示:

    今天早上會舉行托缽,往年的托缽,會是從正覺大塔開始繞行到旁邊的鹿苑公園,之後比丘在那裡用膳。

    不過,這次托缽的地點和路線都有所改變,會從德噶寺大殿行走到大祈願法會會場。而且這次托缽的形式和往年也會有點不同。在第七世和第九世法王噶瑪巴的時候,會有教主佛陀,二勝(舍利弗尊者、目犍連尊者),十六羅漢和其眷屬,在祈願法會的最後一天,會有托缽繞行的傳統。第十六世法王在藏地時候,1月15日,也保持了這樣有教主佛陀等祈願的托缽繞行儀式,這從長輩們的口述中能夠知道。所以也為了不讓這樣的優良傳統失壞,所以今年特別安排穿戴十六羅漢面具的十六位比丘,還有代表其眷屬的比丘、比丘尼等一起行腳托缽。

    十六羅漢就如同在〈十六羅漢禮供文〉中形容的:「佛陀法教置掌中,開啟甚深語寶篋。」佛陀在入涅槃之前,特別叮囑十六位羅漢:「在我的法教還未壞失之前,在未來彌勒佛未出世之前,為了利益眾生和弘揚佛法,你們不可以進入涅槃。」所以這十六位羅漢現在都還住世。因此,他們可以說是釋迦牟尼佛法教的寄託處,同時許多弘揚佛教的大師也有十六羅漢的化身。由於以上種種原因,為了得到十六羅漢的加持,為了使佛教興盛,寺院大多有念誦〈十六羅漢禮供文〉的傳統。

    在藏地後弘期,為了讓教法的餘燼得以恢復,有一位貢巴饒色大喇嘛,他有位學生叫陸美,從漢地帶回一份中國畫風的十六羅漢唐卡,從此之後,多數藏地的十六羅漢,是穿著漢地出家人的衣著。在藏地也可以零星看到少數有印度畫風的羅漢唐卡,以前在楚布寺有個很名的唐卡,就是印度的唐卡,但我們現在可以看到的藏地寺院的十六羅漢,無論是壁畫或者唐卡,都是作漢地和尚裝束。所以今天托缽的阿羅漢形象和衣服,也都是作漢地出家人裝束。

    「托缽」的儀式,現在在上座部的行持中仍保有;但在雪域西藏,很久以前曾經有過這樣的傳統,但之後由於寺院開展了各自的管理方式,也就不特別注重托缽儀式了,寺院的「拉章」成為了施主,能夠照顧寺院的生活,因此有沒有托缽,也就沒有差別了。總而言之,佛制托缽的行儀,主要是可以讓僧眾少慾知足。現今藏地雖然沒有正式的托缽的習俗,為了憶念佛陀的行儀,也為憶持佛陀「少慾知足」的教言,所以祈願法會就有這樣的托缽儀式。

    有些人說,身上帶著一大堆錢,這樣去托缽有什麼意思?也就是身上帶著裝滿著錢的錢包,這樣托缽還有意義嗎?可能他們說得也對,雖然平時沒有托缽這樣的習俗,但僅僅是一個形式,也是在憶念和仿效佛陀的行儀,我覺得這樣也沒什麼不對。

    同樣的,在這次冬季辯經法會時,我給所有僧眾口傳《大解脫經》,裡面說到,受〈大乘布薩律儀〉之後,比丘和比丘尼若能行持托缽,這是更要受到讚嘆的事情,即能報答佛陀的恩情。所以當我看到《大解脫經》這樣說的時候,更確定托缽的行持是非常如法的。總之,就像是「昔日祖師風範,後世弟子行持」這句話形容的一樣,由於佛陀在世的時候,就有這樣托缽的儀式,所以為了憶念佛陀的恩德和行誼,祈願法會保有了托缽的傳統,尤其是保有了迎請十六羅漢的行儀。

    這麼做的目的,就是希望聖教興盛。就像是偈文所說:「療有情苦唯一藥,一切安樂出生處,聖教恒常住世間,為諸供養承事處。」佛教就像可以治療眾生病痛的唯一良藥,因此要讓佛陀教法的良藥長久住世,消除眾生的病苦,生起一切的喜樂,因此祈願聖教長久住世,弘傳十方。同時也祈願持教的大師們,都能夠心意和合、戒律清淨,承擔、守護、發揚聖教。這次迎請十六羅漢的行儀,即是象徵以上一切的善妙緣起。

    ■托缽行腳,二眾和合的行持

    雖然祈願法會每個法會、課程,都是法王主法的教導,都無比珍貴,但「托缽行腳」仍是祈願法會期間最受大眾歡迎的活動之一。

    別的活動在家眾只能在台下靜靜看著、聽著,但這個「托缽行腳」修持,必須「有應供,有供養」,二眾和合才能圓滿,往年有供養經驗的在家眾,前一晚早就興奮地準備了水果、餅乾、糖果等各項供養品,等著換自己的修持「供養」上場。

    因此一早8:00時分,德噶寺大殿四周,及通往大祈願會場小路上,就聚集了密密匝匝好幾圈在家眾,人人手捧哈達、鮮花、水果、糖果餅乾等供養品,像辦慶典一樣,洋溢著虔信但愉悅的氛圍,等著供養的時刻來臨。

    上午9:10,在三位持香的香燈師,暨十六位儀杖隊前導下,由十六位羅漢所前導(一位羅漢各自帶領若干僧眾)的五百比丘暨比丘尼托缽隊伍,以安緩的節奏,莊嚴地從德噶寺大殿出發,行腳繞行德噶寺轉經道一圈,經行前往大祈願會場。

    十六位羅漢由僧眾修持,戴面具,一如〈十六羅漢禮供文〉中所描述,各自手持象徵各位羅漢功德特質的法器,如拂塵、香爐、錫杖等,或作禪定印等各種手印,每位羅漢各自後隨22位比丘,最後一位羅漢後隨五六位穿著藏傳三衣的比丘尼,暨十多位漢傳比丘尼,五百多位出家眾一一左手托缽底、右手持缽緣,口中持咒,以經行的方式,眼神寂靜、步履安緩地列隊前行。從德噶寺繞行一圈,再左轉經小路前往大祈願會場,約只有數百公尺,托缽僧眾隊伍卻足足走了50分鐘,到10:00才全部進入大祈願會場,進入以佛陀為主尊的壇城。

    這時,法王噶瑪巴和兩位法王子蔣貢康楚仁波切暨嘉察仁波切,已安坐在壇城前的法座上,等候十六羅漢就台前一列法座、五百托缽比丘就壇城兩翼的法座就座。10:10,在維那師帶領的〈十六羅漢禮供文〉唱頌聲中,大眾恭敬地一一上前獻上供養。今年很不同的是,由十六羅漢代表應供,只見十六羅漢桌前的缽很快就滿了,馬上由一旁助手倒向一邊準備收供養品的袋子。

    至11:30左右,因為排隊等候供養的隊伍還很長,繞了整個大祈願會場一大圈,法王請已經供養的大眾先去用餐之前,又作了簡短的提醒:「噶舉祈願法會聚集這麼多法友,大家都帶著殷切希望『超度亡者、祝福在世親友』的心情前來,所以我們聚集在聖地金剛座供僧,要記得把所有善功德迴向給所有的人、所有的有情,要帶著這樣的心情來供僧」。

    供養十六羅漢儀式繼續進行,中間一度由法王親自帶領大眾唱頌〈六字大明咒〉,隨後又由維那師帶領大眾唱頌〈釋迦牟尼佛心咒〉,最後在反覆唱頌的「南無  釋迦牟尼耶」聲中,整個供養儀式進行到12:45圓滿。

    ■聖地供僧,累積福資糧

    以往漢傳佛教有「羅漢托空缽」的說法,提醒修行者累積福德資糧的重要性,福慧二資糧要並重,修慧不修福,就會修得很辛苦。而供養僧伽,尤其是供養具德聖僧,正是累積福德資糧一種非常如法的方式。這次由奉佛教誡、誓言守護佛陀教法的十六羅漢代表應供,讓大眾有機緣在功德呈億萬倍增盛的聖地,以供養正法僧伽的方式,累積福德資糧,多重殊勝和合,是法王噶瑪巴幫助大家累積福德資糧的善巧教導。

    當應供的羅漢面前的缽滿了,有緣在聖地做供養的大眾,從這場法王主法的行持,領受到了「布施波羅蜜」的教法,福德資糧也更圓滿了。這正是這場「托缽行腳,聖地供僧」修持的深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附錄〉

    十六羅漢禮供文
    如掌平坦寶嚴飾,園林湖景大地中,珍寶築成四門隅,蓮花日月輪座上,
    大悲弘化所調眾,令入解脫道怙主,世尊十六阿羅漢,祈請主從悉蒞臨。
    十方諸佛菩薩眾,慧炬焚乾煩惱海,了脫德境中護法,十方聲聞僧伽眾,
    施妙供處此恭請,利生故祈來應供。

    釋迦獅子依怙尊,佛陀法教置掌中,開啟甚深語寶篋,護法上座尊者供,
    增長正法此恭請,利生故祈來應供。

    奉佛囑咐持法幢,支生無敗及住林,具時金母子妙賢,至尊金犢迦諾迦,
    巴沽拉及羅睺羅,小路賓度跋羅墮,大路龍隱不退等,利生故祈來應供。

    了斷智慧正等覺,自在持戒聲聞眾,護持諸種佛事業,十六尊者寶墊坐。
    奉佛慈示護正教,住輪迴林捨自利,專心利他十六聖,大悲誓願自在來。
    居士皈敬言堅實,跟隨三寶永不離,福德寶洲中恭請,利生故祈來應供。

    (頂禮佛陀)
    頂禮無比悅意相,紫摩金色端妙身,一面二臂跏趺坐,觸地定印作頂禮,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一,因竭陀尊者)
    頂禮住於大雪山,大聖因竭陀尊者,羅漢圍繞千三數,右持拂塵左香爐,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二,阿氐多尊者)
    頂禮住於鷲峰山,大聖阿氐多尊者,羅漢圍繞數一百,雙手平置結定印,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三,伐那婆斯尊者)
    頂禮住於七葉窟,大聖伐那婆斯尊,羅漢圍繞千四數,右期剋印左拂塵,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四,迦里迦尊者)
    頂禮瞻部銅洲住,大聖迦里迦尊者,羅漢圍繞千一數,黃金耳環雙手持,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五,伐斯羅弗多尊者)
    頂禮僧伽羅洲住,大聖伐斯羅弗多,羅漢圍繞數一千,右期剋印左拂塵,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六,跋陀羅尊者)
    頂禮雅穆拏洲住,大聖跋陀羅尊者,羅漢圍繞數千二,右說法印左定印,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七,迦羅迦伐磋尊者)
    頂禮迦濕彌爾住,大聖迦羅迦伐磋,羅漢圍繞數五百,珍寶絹索雙手持,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八,迦諾跋黎墮尊者)
    頂禮西牛賀洲住,迦諾跋黎墮尊者,羅漢圍繞數七百,雙手平置結定印,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九,巴沽拉尊者)
    頂禮北俱盧洲住,大聖巴沽拉尊者,羅漢圍繞數九百,雙手捉執吐寶鼠,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十,羅睺羅尊者)
    頂禮青藍苑洲住,大聖羅睺羅尊者,羅漢圍繞數千一,雙手珍寶冠冕托,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十一,注荼半托迦尊者)
    頂禮住於靈鷲山,大聖注荼半托迦,羅漢圍繞數千六,雙手平置結定印,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十二,賓度羅跋羅尊者)
    頂禮東勝身洲住,大聖賓度羅跋羅,羅漢圍繞數千一,右持經函左托缽,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十三,半托迦尊者)
    頂禮三十三天住,大聖半托迦尊者,羅漢圍繞數九百,右說法印左經函,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十四,那迦犀那尊者)
    頂禮須彌廬山住,大聖那迦犀那尊,羅漢圍繞數千二,右持寶瓶左錫杖,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十五,蘇頻陀尊者)
    頂禮比胡拉山住,大聖蘇頻陀尊者,羅漢圍繞數千四,雙手合持寶經函,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十六,阿秘特尊者)
    頂禮岡底斯山住,大聖阿秘特尊者,羅漢圍繞數一千,菩提寶塔手中托,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頂禮達摩達居士)
    頂禮居士達摩達,頭髮束髻經架擔,無量光佛住於前,右持拂塵左寶瓶,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頂禮四大天王)
    披甲精進大力者,能以善心護佛教,東南西北四方位,四大天王恭敬禮,
    祈願上師壽堅固,加持正法廣弘揚。

    化身佛及阿羅漢,護持佛教利眾生,三寶無異諸尊者,廣揚佛法祈加持。
    十六羅漢大悲性,渡生死海無煩惱,萬六四百數聖僧,廣揚佛法祈加持。
    福德大海悉圓成,智慧大海皆淨相,功德大海盡圓滿,超諸世間成最勝。
    三世佛菩薩慈悲,理攝聲聞盡三有,長怙佛教利眾生,願諸羅漢賜吉祥。

     

  • 不動佛閉關,淨化殺業調伏嗔心 Open or Close

    時間:2013年11月18日至2014年1月14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德噶寺頂樓

    20140114  MG 7214 s

    不動佛閉關,淨化殺業調伏嗔心

    ■規模及天數都創歷史紀錄

    法王噶瑪巴大力提倡淨治21世紀惡業的不動佛閉關,今年無論是在參加的實修者人數及閉關天數上,都是歷來最高,來自噶舉傳承各寺院及各國佛學中心的僧俗二眾行者共33位,在2013年11月18日入關後,將持續修持至2014年1月14日火供,圓滿歷時54天的不動佛修持。

    這項為期40天的前行閉關、5天火供及8天正行閉關,是為了年度噶舉祈願法會內(1月14日)的不動佛超薦與火供所做的準備。閉關地點設在德噶寺頂樓,今年人數較多,因此在偏殿另搭以白布帳棚。

    ■法王親自以藏、中、英三語授課

    33位不動佛閉關行者在11月18日入關後,先接受由法王給予的灌頂,並於19日清晨起,正式展開為期40天的前行閉關,閉關行者從每天清晨6點至晚間8點半,需共修持六座法,每座各1.5小時,法王並在每天第五座或第六座法時,親自以藏文、英文和中文,為來自各國的實修行者上課。

    法王的授課重心圍繞在不動佛本尊「調伏嗔心」及「淨化重大惡業」兩主題上,間歇也會教授空性等學理;行者則在上座後,盡力累積著不動佛長軌心咒的唸誦,並每天最後一座法時,修持薈供並供養食子。

    ■以不動佛咒清淨重大殺業並調伏嗔心

    法王強調不動佛法門的時代因素,主要在於現今科技快速進步,在機器設備和武器等研發上日新月異,而使包括畜牧屠宰業及戰爭等「殺生」行為,變得極為快速且大量,因此殺業累積非常驚人,在此五濁惡世,唯有以不動佛無比威猛的淨業之力,才能對治這等殺生共業。

    而另一重點則在於對治嗔心,不動佛(或阿閦佛)是五方佛之一,在西藏被稱為「米閦巴」(Mitrugpa),意指「不動」、不起瞋恚心者。不動佛在因地時的名號是不動比丘,是一位虔敬實修的出家眾,他立誓:「從今而後,直至菩提,誓不對眾生起瞋心」,並經過精進地修持後,證悟而成為「不動佛」。

    據佛經所言,不動佛法門的淨障力極其威猛,不動佛亦發下誓願,圓滿10萬次不動佛長咒以及造不動佛像的功德,將可迴向給冥陽眾生,令其從下三道中解脫而投生至善趣。

    ■累積10萬遍長咒,以具力迴向眾生

    因此,此次閉關條件嚴格,除了八關齋戒外,參加者需累積滿10萬遍長咒之持誦,且計數時,必須正式上座後才能開始累積,甚若閉關者任意更換座位,都需從零開始、重新計算。但即使條件嚴格,參加者多半都已在前40天的前行內,累計完10萬遍不動佛長軌心咒,有些行者甚至持誦超過20萬遍。

    12月29日起,連續舉行了5天的超薦火供,而在1月3日起的˙《了義炬》課程及祈願法會期間,不動佛閉關行者除了共同參加大會課程之外,在上課之前,還要在清晨6:00至 7:00間,再共修一座法。

    1月8日起,不動佛的閉關正行正式展開,為期5天的閉關中,行者必須每天修持6座法,法王也會在蓮師初十法會的空檔,趕到閉關帳棚中,殷殷叮囑行者在行使超渡儀式時的注意事項,例如1月8日清晨才剛6:00,法王便已等在閉關帳棚內,準備給予閉關者一些儀式上的提醒。

  • 「蓮師初十法會」系列活動‧金剛舞焦點「尼眾金剛舞」 Open or Close

    時間:2014年1月10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大祈願會場

    20140111 FF-R-20140110-LamaDance-1851 s

    聽天女在唱歌,看空行母在跳舞

    持有金剛舞傳承的嘉察仁波切決定,以後大吉祥寺「初十法會」,都會有尼師「感恩八天女」金剛歌舞供養,這將成為傳統…

    這不是常有的畫面。對整個藏傳佛教界,也可能是第一次。

    在宛如天女歌聲般悠場的唱頌聲中,八位穿著報身服的「空行母」,手持鈴鼓,在「初十蓮師法會」上修持金剛舞,表達對蓮師的祈請和感恩。一舉手、一投足,安定從容,充滿覺知和禪定力,是溫柔而威嚴的「空行母之舞」。

    這些「空行母」,唱金剛歌、跳金剛舞的,都是噶瑪噶舉傳承的出家女眾。

    這個畫面,在尼寺出現過;但在法王、僧眾同台的金剛舞法會上,卻是前所未見。即使修持上男女眾「同台不同時」,仍是藏傳女眾史上值得記錄的一刻。何況這時同在台上的,還有整個噶瑪噶舉傳承共同的上師:法王噶瑪巴。蓮師壇城上,手捧伏藏蓮師像的法王噶瑪巴,正坐在高大的蓮師聖像內,以法友從外觀難以發覺的「三合一」狀況,安住在壇城上,在整個「僧隊」由僧眾所裝扮修持的聖眾環繞下,注視並加持著女眾們的金剛歌舞修持,並以蓮師的身分納受尼眾的迎請和獻供。這時,法王也以不動的本尊身分,成為整場修持的一部分。

    1月10日蓮師「金剛舞法會」上,這樣的情景就出現了三次。

    下午3:00起,第十二首由八位錫金大吉祥寺暨尼泊爾度母寺尼眾修持的「感恩八天女」,第十四首由五位不丹帕莫秋林尼眾修持「女英雄之舞」,第十七首由大吉祥寺和度母寺八位尼眾第二次修持的「感恩八天女」,分別修持了7分鐘、24分鐘、25分鐘,加起來近一小時。

    學習藏傳佛法的弟子,觀想本尊壇城時,常觀想如海會般的勇父、空行母示現在虛空中,環繞著壇城的本尊聖眾。這次金剛舞法會中,有了聽得到、看得到的修持當參考境,這樣的觀想忽然變具體了,因此大眾印象頗深刻。尤其是這次尼眾的金剛舞修持,評價非常高,動作整齊,默契極佳,可見訓練嚴謹,而且尼眾修持時安定從容的威儀,安住在禪定中的寂靜力道,非常感人而有攝受力。凡是見聞者,都很一致的有這樣的感受。

    持有金剛舞傳承的嘉察仁波切因此決定,以後他所住持的大吉祥寺「蓮師初十法會」,都會有尼師修持「感恩八天女」金剛歌舞供養,這將成為傳統。這對尼師修持金剛舞,無疑是個重大肯定。

    ■三場尼眾之舞,一次平等修持

    一,感恩八天女
    「祈請具足恩德之上師,
    祈請具恩之根本上師,
    祈請王子蓮花生大士,
    祈請空行耶喜措嘉尊(蓮師佛母),
    祈請教法自在上師尊(大伏藏師咕嚕確旺),
    祈請八大化身上師尊!(蓮師八大化身)」

    1月10日下午 3:00,在「僧隊及蓮師二忿怒尊之舞」之後,蓮師壇城現前,第十二首「感恩八天女」的祈請歌舞登場了。這也是尼眾金剛舞第一次上場。

    台上右側,出現了穿著紅色藏傳僧服,以蔣秋確吉尼師為首的八位大吉祥寺尼眾,以清揚的女聲唱頌著蓮師暨眷屬眾的祈請文,歌聲裡有著沈靜的力量直達人心。

    歌聲中,四位來自持有金剛舞傳承的,嘉察仁波切住持的大吉祥寺,四位來自有度母舞修持的,創古仁波切住持的度母寺八位尼師,手持鈴鼓,穿著報身服,作天女裝扮,邊搖鈴敲鼓、邊緩步舞出,圍繞成圈,在法王與蓮師合一的主尊面前,暨兩側僧隊環繞下,修持金剛舞,以迎請蓮師暨眷屬眾。因為「迎請」是整套獻供的序曲,因此只修持7分鐘。

    二,女英雄之舞
    「禮讚至尊上師心,
      讚禮無上身語意,
      右執五股金剛杵,
      自在化現五佛身;
      左戛巴拉盛甘露,
      心續大樂恆不斷。
      禮讚雙足跏趺坐,(禮讚「示現金剛跏趺座、恆常心無散亂」的蓮師)
      心無散亂(上師尊)!」

    這是五位女英雄以金剛歌舞對蓮師所作的禮讚。

    第十四首這首「女英雄之舞」,修持者背景非常引起注意,因為這五位尼眾是來自不丹帕莫秋林,住持正是以「金剛歌舞」教導聞名於世的大瑜伽士──堪布竹清嘉措仁波切。

    在這次金剛舞修持之前,五位尼眾都已修持了六年的度母舞,因此集訓14天之後,修持金剛舞的力道不同凡響,在場大眾都可以感受到那股寂靜威猛的力道。而且頭戴五佛冠、身著報 身服的五位尼眾,不只跳金剛舞,在手舞足蹈、敲擊長柄鼓舞動的同時,五位都還同步唱頌金剛歌,這樣既歌且舞持續了24分鐘,非常不易。這也是這次金剛舞法會中,唯一一個同時觀修金剛歌與舞的修持,五位尼眾雖然年輕,但長年訓練的功力可見一斑。

    三,感恩八天女

    聚集此地有緣具誓眾,(聚集在這金剛舞修持地,有福緣、具誓約的勇父、空行母們)
    願君自然生起大歡喜!
    自性自顯空行勇父眾,(從自性中「自顯現」的勇父、空行母們)
    願君自然生起大歡喜!
    顯相為父空性是母親,(顯相是父親,空性是母親)
    願君自然生起大歡喜!
    淨土護法勇父空行眾,
    願君自然生起大歡喜!
    於此殊勝吉日初十日,
    願君自然生起大歡喜!
    願君前往鄔金幻化剎,
    願君自然生起大歡喜!
    殷殷祈願再再睹君顏,
    願君自然生起大歡喜!(此句唱六次)

    在天女、勇士、女英雄、帝釋天次第向蓮師壇城作祈請、禮讚、供花等獻供之後,終於到了和聖眾說「珍貴再見」的辭別及邀約再會的時刻。這就是到第十七首再次上場的「感恩八天女」深意。八位感恩天女在八位尼眾的歌聲中再次上場,為了表達對蓮師及壇城聖眾的感恩,以及「請一再一再回來,願我們一再一再重逢」的殷切心意,所以這場修持長達25分鐘。

    ■同場不同時,仍是創紀錄

    這次尼眾參與「金剛舞法會」之所以備受矚目,是因為傳統上出家男女眾從未同場修持金剛舞,尼眾在各自寺院修持金剛舞不算罕見,但男女眾同台,即使並不同時修持,仍是創紀錄的創舉。

    這項創舉,是源自法王噶巴的「清淨平等觀」和「尊重女權」的心意。

    佛陀開示:「一切眾生,皆有佛性」,佛法視一切眾生皆平等,特別是金剛乘,「密乘戒」即是要對一切有情生淨觀、視為本尊聖眾,也視男女為平等,以女性為智慧象徵,密咒乘修法更有許多女性本尊和成就者。

    但在歷史上和現實環境中,藏傳尼眾地位與待遇久受忽視是個不爭的事實。法王噶瑪巴作為一位有世界觀的青年心靈領袖,覺得不管基於佛陀教法的「清淨平等觀」或現代的尊重女權觀念,都必須改變這種現狀,因此即使面對藏傳教界保守的傳統力量,仍以極大魄力致力提升女眾地位,今年噶舉祈願法會的「尼眾辯經」和「尼眾金剛舞」,即是這種心意的具體展現。

    這次蓮師初十法會是密咒乘的修持,從灌頂、修法到金剛舞,男女僧眾都是平等修持。但男女僧眾同台修持金剛舞既是前所未聞,也是很困難的事。在歷史背景上西藏多數寺院是比丘寺院,金剛舞中的女性角色都是男眾飾演。傳統上男女僧眾互不進入對方寺院,故無交流,金剛舞中之女性角色也多由男性扮演,已久成習慣。

    但法王噶瑪巴有一種能巧妙融合傳統與現代的特質,不僅能維護甚至復興舊傳統,還能開啟、創造新傳統,或讓舊傳統現代化,賦予新生命力。法王認為,當今世界上女性角色已和傳統大不相同,各種文化的女性地位都在提升中,漸漸嶄露頭角,佛學中心會員、負責人也有很多是女性。基於這種種理由,法王勇於改變現狀,讓男女僧眾同台修持金剛舞,這對藏傳尼眾是值得記憶的一天,因為這的確是前所未見的一次創舉。

    ■緊身衣、滿地滾的「動作派」,男眾繼續代勞

    不過,這次「金剛舞法會」也並不是所有女性角色都是女性扮演,凡是「動作派」神鬼精靈系角色,一概繼續由男眾代打,像第六首「領受供養」及第十首「勇父與空行之舞」中,從蓮師的銅色山淨土飛出的紅色空行母眾,對蓮師壇城作獻供,雖是女性角色,卻由男眾扮演,理由是這首舞有不少翻滾等激烈動作,還有修持者必須內穿緊身衣,因考慮到尼眾威儀,看來男眾會繼續代打下去。

    此外,這次蓮師壇城聖眾群中,有一些若不點破、民眾根本看不出來的特殊安排,譬如說:蓮師身邊,其實站了女眾扮演的蓮師兩大佛母:耶喜措嘉和曼達拉娃,但因為戴頭套,而且像唐卡背景一樣靜靜站著,誰也看不出是女眾扮演,但仍是尼眾參與的一種方式。

     

  • 「蓮師初十法會」系列活動‧金剛舞法會現場報導 Open or Close

    時間:2014年1月10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大祈願會場

    20140110  MG 5851 s

    蓮師初十金剛舞,加持之雨轟然降!

    眼尖的法友,可從蓮師身旁兩位法王侍者全場寸步不離,看出一點玄機──
    沒錯,法王噶瑪巴就在巨大的蓮師像裡!

    從凌晨2點至晚間8點,連續修持18小時、主題為「憶念蓮師行誼」的蓮師金剛舞法會,在1月10日凌晨,正式於聖地菩提迦耶登場,法王在上午6點半時,著本尊服為觀看僧俗二眾,講述金剛舞的簡史及利益,正行從早上7:00至下午5:00,共有18支舞(16支金剛舞,2個相關表演)。

    這場金剛舞由法王噶瑪巴及兩大心子:蔣貢康楚仁波切暨嘉察仁波切率數十位噶舉傳承祖古及僧眾共同修持,包括隆德寺、大吉祥寺、邊倩寺、彌律寺,及創古度母寺、帕莫秋林等尼眾寺院參與,演出僧眾超過300人次。

    ■金剛舞緣起,伏藏師在淨觀中親見天女所舞

    此次嘎千蓮師初十法會的金剛舞,是根據伏藏師咕嚕確旺在蓮花生大士的一處聖地中,於淨觀中,親見天女所舞,後編整為金剛舞,收錄於《上師密集》的修持中。
    之後此部儀軌再經過了寧瑪和噶舉兩傳承,先從寧瑪派敏珠林宗,傳至噶舉「四大八小」的「四大」之一:帕竹噶舉後,之後分傳給八小噶舉,並傳至第八世大司徒仁波切,後傳至第十四世法王,從此納入了楚布寺傳承中,至今修持未曾中斷。

    ■法王凌晨登座,修持《上師密集》儀軌

    冷冽的半夜2:00,僧眾準時開始修持蓮師「金剛舞法會」的前行法。前晚綵排至凌晨12:30的法王,休息沒多久,清晨也登上法座,率領所有金剛舞修持者完整修持一座《上師密集》,至凌晨5:00結束。

    6:30,天色微亮,法王再度回到舞台,並戴上黑寶冠,為所有金剛舞行者加持,法王接著為在場超過萬名的僧俗二眾,簡述金剛舞的功德利益和簡短歷史。(法王開示另見專文)

    而從月亮高掛的深夜12:00,滿懷炙熱期待的百位法友們,已陸續來到祈願大會場入口處,等待第一時刻進入殊勝的現場。冷風颼颼的凌晨4:00,排隊的千位民眾已從祈願大舞台入口大門,一路排至德噶寺大門前,再往左轉向僧眾吃飯的草坪上,5:00不到,草坪上又再彎出了3層S型,蜿蜒成近一公里長的人龍。

    ■舞眾三結構:蓮師主尊、蓮師八相,及眷屬眾

    金剛舞眾分為三層,從外向內的第三層,是包括迎請僧隊、感恩八天女、紅白空行、與蓮師合稱「師尊三尊」的靜命大師(寂護,Shantirakshita)和法王赤松德贊(Trisong Detsen)、中國和尚、帝釋天、四疆域之王及曼達拉瓦、依喜措嘉等眷屬眾。

    第二層為蓮師八相之八種化身形貌,依蓮師行誼,包括蓮師生於蓮花時之名號「蓮花生」(Pema Jungne),蓮師出家時之名號「釋迦獅子」(Shakya Sengge),至屍陀林中降伏空行為護法者時期之名號「太陽光」(Nyima Ozer)、無死教主「貝瑪桑巴瓦」(Pema Sambhava),聞修八部修法之「愛慧上師」Loden Chokse,鄔金王儲「蓮花王」(Pema Gyalpo),以普巴教傳降魔之「怖畏金剛」Dorje Drolo,及降伏五百魔眾之「獅子吼聲」(Senge Drado)

    第一層是中央金色的寂忿尊蓮師化身佛像,佛像中央站立著與蓮師無二無別的十七世法王噶瑪巴,法王雙手持伏藏師咕嚕確旺大師所掘藏的蓮師像,置於心間,以入定姿,參與了4小半時的八相蓮師之舞。

    在金剛舞序安排上,也有三轉折,上午是從「黃金加持」祈請上師、本尊等供養開始,依序是供養、建立結界、「祈請加持降臨」轉凡為淨,及「忿怒熾燃」蓮師尊心間射出夜叉、夜叉心間再設出身語意無量化身等,中場午餐時間有漢傳相關節目,下午則有「僧隊與蓮師二忿怒尊」在盛大杖隊中出場,在感恩天女、帝釋天等依序獻舞供養後,接著「蓮師八相」由蓮師的八種化身主尊,一一修持,結行是淨土護法獅面怙主之舞。

    ■法王修持第一首舞

    7:40,法王率眾修持第一首「黃金供養」,這也是法王此次唯一一首率眾修持的金剛舞。

    在口哨聲及嗩吶中,著金黃法帽的隊伍迎請下,由法王噶瑪巴親率隆德寺20位僧眾,以本尊之姿,頂戴鑲嵌著時輪咒牌、頂飾以如意寶珠、綴以五色哈達之黑色本尊帽、身穿金絲鑲繡著祥龍、下襬繡繪以噶舉護法瑪哈嘎拉的黑底絲綢法衣,腰綴以象徵自性本明、中央有「吽」種子字的銀製明鏡,手持普巴金剛杵及嘎巴拉,採方步入場。

    金剛舞隊伍先以金剛杵淨化地域,後法王步至壇城中央入定,隨侍者4度獻以銀製供杯,並於其中注以甘露,法王及金剛舞修持者右手持杯高舉,4度起身,旋轉踩定八方,象徵對各方疆域之加持,並供養上師、本尊、護法及地區神鬼眾。

    之後是第二首「結界」,由噶瑪噶舉四大心子之一的蔣貢康楚仁波切,面帶忿怒蓮師本尊面具、身著紅色緞服,披白色哈達、腰飾明鏡,右手持金剛杵,帶領尼泊爾邊倩寺20位僧眾修持忿怒蓮師,行者觀想從心間射出無數忿怒本尊,以加持疆土、消除障礙、建立神聖結界。

    其後,以高大的仁波切為首的修持者列成兩排縱隊,拋出手中草,象徵遮除障礙、建立結界,兩位僧眾此時分持2公尺柱、分立兩側,象徵結界完成,金剛舞的前行舞至此結束。

    ■「加持真的降臨了!」

    9:45,唸誦聲中,開始修持本次金剛舞法會最重要的一支舞:「祈求加持降臨」,由噶瑪噶舉法王兩位心子:嘉察仁波切及蔣貢仁波切,率14位噶舉傳承祖古,與隆德寺、邊倩寺及大吉祥寺等共30位僧眾,完整呈現此楚布傳承之金剛舞。

    這支舞的修持心要,是觀想將情器世界轉成蓮師的銅色山淨土,將情器世間的凡夫轉化為勇父空行,供養物則皆悉轉化為智慧甘露。

    在12位著法帽的迎請隊伍後,以蔣貢仁波切為首、嘉察仁波切隨後,頭戴金色五方佛寶冠,右手持鼓、左手搖鈴,面向壇城主尊蓮師唐卡呈半圓形,站定念誦祈請加持文。此時,卸下本尊衣的法王站定在舞台最上方,俯瞰與會萬眾,在這段修持尾聲,法王手持長棍,朝向天空旋轉了幾下,既像是開玩笑,也像是下了神秘的指令。

    這時,乾季的冬日菩提迦耶立刻下起滂陀大雨,聲勢驚人的雨聲中,「祈求加持降臨」的蓮師金剛舞才告一段落。這是在蓮師唐卡高掛後,在短短一週內,第二次從無雲到大雨,與會眾心緒無不為之激動沸騰,很多信眾直接在原地做起大禮拜,感謝蓮師的恩德,也有人衝到帳棚邊緣,將手盡力伸長,來領受此天降的甘露。

    之後是第四首「屍陀林之舞」,在嗩吶、鼓聲及哨聲中,由四位大吉祥寺的僧眾,戴骷髏面具及骸骨衣修持,以跳躍、俯身下腰搖擺、旋轉,及壓軸的翻滾,來召喚及轉化惡勢力。此時現場也分送起清晨修法的薈供品。

    接下來是金剛舞重心第五首「忿怒熾燃」,蓮師主尊示現「忿怒熾燃尊」(蓮師化身的本尊名) ,將眾生之心識的五毒收攝融入自心,將他們的軀體轉化為甘露,然後飲用之。

    修持僧眾手持象徵智慧寶劍的長柄及收攝之繩索,面戴裝飾骷顱頭骨、黑面圓目怒睜、紅口燎牙的憤怒光燦本尊面具,身著繡上金色盤龍及七彩祥雲的藏青華服,披白哈達、明鏡,面向壇城中心圍城圓形,以墊步踩踏和揮斬寶劍收攝魔眾心識,迎請隊伍送上多瑪,於12點結束第五支舞。

    接著是第六首「領受供養」,由21位邊倩寺僧眾著紅色蓮師本尊面具、身穿紅緞面本尊服,右手持普巴杵、左手持戛巴拉,將供品切碎後,轉化為如海的智慧甘露,之後,從忿怒熾燃尊心間,飛出無數夜叉魅瓦(Yaksha Mewal)及其無數眷屬眾,來納受此量如大海的甘露。而在蓮師淨土銅色山,此時有無數白空行與紅空行母,左手持鼓,獻上供養之舞。

    之後是三首象徵身語意供養的「 夜叉之舞」:「魁巴」、「夜叉」與「金闊」。在夜叉夜叉魅瓦心間,化現出無量身語意的化身,並由蓮師銅色山淨土的白色勇父與紅色空行母獻上供養之舞。由8位隆德寺僧眾著白衣飾男天神,另8位大吉祥寺僧眾著紅衣飾女天神,以交錯跳躍、圓形伸展等靈動之姿,在密集敲鼓後翻滾出場。

    中場則是漢傳風格的三個表演活動:
    一,是「長壽之舞」,由戴頭套的南極仙翁帶領六仙鶴、梅花鹿等長壽象徵,繞壇城一周,為現場帶來吉祥喜氣。
    二,是「中國舞」,由戴清朝官帽的四位舞者作舞蹈演出。
    三,是「舞獅」,先由兩隻走可愛路線的白色雪獅,作撒嬌、嬉鬧等模擬幼獅神態的演出,傳神討喜;接著是兩隻呈威猛風格的雄獅登場,金黃橙紅色毛髮的雌雄成對北傳舞獅,由身穿傳統漢服的弄獅人拿著綁有彩球的獅球,兩隻雄獅搭配著鐃鈸鑼鼓的節奏點,表現出撲、跌、翻、滾、跳躍、撓癢等細膩動作,並不時向弄獅人撒嬌,或搖耳眨眼,神氣活現,贏得全場大聲喝采。

    ■近在眼前看不見!猜猜「法王在哪裡?」

    下午首先是「僧隊暨蓮師二忿怒尊之舞」登場,在寶幔、傘蓋、嗩吶等僧隊的引導下,聲勢浩大地迎請出了巨大而「內容大有文章」的蓮師像。除了蓮師像,兩位佛母曼達拉瓦和耶喜措嘉、蓮師八相、赤松德贊王、靜命論師、毗盧遮那大譯師,帝釋天、漢傳和尚及四疆域之王也依序登場,蓮師化身中的兩忿怒尊:怖畏金剛及獅子吼聲,則隨著隊伍的行進而舞。

    在一字排開的本尊聖眾面前,是一系列的感恩獻供,包括歷史性尼眾同台修持的兩次「感恩八天女」之舞(尼眾金剛舞另見專文報導),及「女英雄之舞」。之後則是持續一個多鐘頭的金剛舞主舞:「蓮師八相」,八相蓮師及隨從,一一上場演繹蓮師不同化身的功德。

    至於台上這尊巨大的蓮師像,內在到底藏了什麼寶、有什麼「文章」?

    眼尖的法友,可以從蓮師身旁兩位法王侍者全場寸步不離,看出一點微妙的玄機──沒錯,法王噶瑪巴就在巨大的蓮師像裡,而法王手裡還拿了一尊咕嚕確旺取出的伏藏蓮師像,以「三合一」的姿態,安住在壇城正中央!

    這場蓮師金剛舞法會,目的是讓觀者能受到蓮師的加持與成就,並能與蓮師及與蓮師無二無別的法王噶瑪巴,心意融合為一。此時,法王在蓮師像中,而法王手中所捧的咕嚕確旺大師掘藏、已有4百年歷史的伏藏小蓮師像,也一起隱身於金色蓮師像中。

    伏藏、佛像與法王三者的加持,已融合而為一,攝受著會場凝神修持及觀看的僧俗二眾,也跨過了時間和空間的界線,加持著更廣大的三時六道眾生。

    ■蓮師八相,讚嘆蓮師八大行誼

    「蓮師八相」的舞序以姿態及形相,依序展現蓮師的八種重要行誼,蓮花生大士又名「蓮師」或「海生金剛」,世尊曾預言將其會將佛法傳入西藏。

    一,蓮花生:
    當時現址於巴基斯坦的一位國王,遇到幼子早逝及國家飢荒等逆境,阿彌陀佛悲憫救度,阿彌陀佛從舌尖發光,化為海上蓮花,花上端坐了一位八歲小孩,國王將小孩帶回視如己出,被稱為「蓮花生」,此時蓮師著法身裝束,頂髻,具足三十二妙相和八十種隨好,右手持金剛杵結施願印,左手托缽,金剛跏趺坐姿。

    二,蓮花王:
    當蓮花生大士抵達後,飢荒消失了,國王安排其為王儲,從此得名「蓮花王」,外貌著國王裝束,纏頭巾,戴寶冠珠鏈,右手持雙面頭骨鼓,左手持寶鏡,國王坐姿。

    三,太陽光:
    之後蓮花生大士對婆娑輪迴感到不安,因此遠遷至寒林墳地修持,並在寶益達國的聚身屍林,為空行母說法五年,被尊為「太陽光」,著瑜伽裝,穿虎皮裙,墊獸皮,菩薩坐姿,外相為右手持三叉杖,左手放射如太陽般的光芒之成就者形象顯現。

    四,愛慧上師:
    之後,蓮花生大士向妙吉祥友求法,祈望證得如持明般的長壽,妙吉祥友將蓮師遣送到煙炭屍陀林,向比丘尼昆嘎茉求取此法,她把蓮花生大士轉化成「吽」字,吞至腹中給予灌頂,而讓蓮師得到降伏空行、天神及魔道的能力,名為「愛慧上師」,外相為右手持大顱鼓,左手持顱器,腰間有金剛寶杵。

    五,釋迦獅子:
    蓮花生大士之後自阿難尊者處獲得四種法輪、四聖諦、十二因緣緣起法等教授後,證獲「釋迦獅子」之名,外相為左手持缽,右手執金剛杵施願印,法身裝束,頂髻,具足三十二妙相和八十種隨好,金剛跏趺坐姿。

    六,貝瑪桑巴瓦:
    在楞伽寒林傳法予眾空行母後,蓮花生大士化現為「貝瑪桑巴瓦」,如比丘們穿戴紅帽身披紅袍的上師咒裝,右手持顱器,左手示覺印,國王坐姿,並證得十八如來之成就。

    七,忿怒金剛:
    忿怒金剛是蓮花生大士在洛伽扎屍陀林顯露的神變,被認為是魔道的調伏者,法號為「忿怒金剛」,亦譯為金剛力士,一頭二臂三目,身棕紅色,上披棕色錦袍,下身穿裙,右舉天鐵金剛杵,左持普巴橛,安住智能烈焰中。

    八,獅子吼聲:
    蓮花師身上的虎皮嚴飾,則代表上師的第八種變身,法號為「獅子吼聲」,他在尼泊爾為眾空行母傳法開示長達五年,也同時降伏八種土地神靈,能縮小三界及征服三領土,右手執金剛杵,具有三界最強大的力量。

    結行是噶瑪噶舉重要護法:行忠護法之舞「獅面怙主」。行忠護法是彌陀淨土的主要守護者,由彌律寺21位僧眾負責,做為整場蓮師初十法會之結行。在金剛舞正行修持結束後,在家眾被請離會場,法王則繼續率所有金剛舞舞者及在場僧眾,在大祈願會場原地,修持結行法至晚間8:00才圓滿。

     

  • 《上師密集》暨「行忠護法」修法報導 Open or Close

    時間:2014年1月7日~9日
    地點:印度菩提迦耶大祈願會場

    20140108  MG 9715 s

    如法實修,即與蓮師相應

    蓮師說:「具信的弟子們,只要如法修持,每月初十、二十五,我必會乘朝夕日光,從妙拂洲前來看你們。」
        
    黑暗還沒完全告退,菩提迦耶的大地還沈浸在未開的晨霧和曉色中,上午5:30之前,紅色僧袍的2500位僧眾,已經整齊有序地端坐在依古制嚴謹排列的修法位置上。

    「蓮師初十法會」的修持地:大祈願會場壇城上,四層樓高的巨幅蓮師聖像唐卡,從屋頂直垂到地,襯著後方畫著聖山岡底斯山的壁畫,蓮花生大士彷如真實地降臨,所有的人一見心中都是一個驚嘆號。晨光中,蓮師無比威嚴而慈悲的眼神,彷彿正看顧著在場的每一個有情。

    聖像前方安奉著一座巨大的主朵瑪和四座次大的朵瑪,正中通往壇城的通道上,前方兩座莊嚴的大鼓,自前天「蓮師《三寶總集》灌頂法會」起已安奉在入口前方;而正中走道上方,則懸掛了左右兩排各二十幅帝洛巴、那洛巴、馬爾巴、密勒日巴大師等傳承祖師聖像唐卡,莊嚴「蓮師初十法會」系列活動會場。而為了今天起連續三天的修法,正中走道兩側特別樹立了60面法鼓,主要修法的僧眾戴法帽端坐在正中及壇城兩側座位上。一切準備就緒,靜候修法時刻來臨。

    ■二大法子主法,數千僧眾齊修蓮師伏藏

    當晨曦乍現,初昇的朝陽和天光瞬間照亮菩提迦耶的大地,在今晨特別美麗的旭日上昇中,6:00整,兩位法王子蔣貢康楚仁波切暨嘉察仁波切,升壇城左右兩側副法座,開始主持修法,稍後法王噶瑪巴蒞臨會場視察。蓮師初十法會修法,隨即莊嚴展開。

    這次「蓮師初十法會」連續三天每天修持的儀軌,是由法王噶瑪巴所彙編,以《上師密集》為主要儀軌,結合第十五世法王所編著的中軌「瑪哈嘠拉」,暨「行忠」剎土護法儀軌,主要內容如下:
    一,第一世蔣貢康楚仁波切所彙編《三寶總集》
    二,伏藏師咕嚕確旺所取蓮師伏藏《上師密集》八章
    三,懺悔:《本智珍寶》
    四,怙主(護法儀軌)多瑪供養
    五,行忠護法    
    六,第十五世噶瑪巴卡洽多傑所匯編的中軌《瑪哈嘠拉》
    七,迎請五眷屬
    八,祈請法教興盛的願文

    至於本次初十法會修持的主要儀軌《上師密集》,內容主要包含八個部分:
    一、皈依發提心
    二、壇城布置(朵瑪等加持物)
    三、迎請本尊
    四、供養
    五、重複誦咒
    六、懺悔業障,還淨
    七、勸請憶持金剛三昧耶,守護行者佛行事業
    八、結行:吉祥願文,祈請包容錯誤

    這次「初十法會」僧眾修法使用的《上師密集》藏文貝葉法本,是在香港印製,12月29日運抵菩提迦耶,正好趕上今天修法需要。

    當全場數千僧眾齊聲以藏文念誦《上師密集》,這部由大伏藏師咕嚕確旺所取出的「蓮師上師相應法」,也是法王噶瑪巴開示的「最殊勝的上師相應法」儀軌,60面法鼓齊響,聲勢十分驚人,高大的圓形鋼骨頂棚相應共鳴,整個會場幾乎為之震動,中間數次大眾高聲唱頌〈蓮師音聲禮供文〉(以歌聲供養蓮師)時,優美、壯闊而感人,非常震懾人心。在場的大眾大多可以感受到那份不可思議的修持力道,彷彿藏傳佛法共同的上師──偉大的蓮花生大士,一如千年前的金剛誓願般降臨,依約來看對他具足信心的孩子們了。

    連續五天的這次「蓮師初十法會」,從昨天1月6日(藏曆初六日)起,以首日法王噶瑪巴主法的大伏藏師咕嚕確旺《上師密集》灌頂為啟始,接著是今天7日開始連續三天的蓮師心意伏藏《上師密集》暨「行忠護法」修持,加上圓滿日10日的「金剛舞」,系列蓮師心意伏藏修持,是為了讓我們依《上師密集》等「蓮師伏藏法」的修持,和「與上師無二無別」的蓮花生大士,身、語、意、功德、事業相融合一無分別,獲得蓮師心意的加持,和授與的世俗、究竟二種成就,這是藏傳特殊的方便道修持。

    ■「每月初十、二十五,我必會來看具信的你…」

    蓮師「初十法會」是藏地久遠的傳統,這是緣自蓮師1200多年前的金剛語:「凡是對我有信心的有緣弟子,只要如法修持,我必會在(藏曆)初十及二十五日,乘著日出與日落的光芒,從我安住的妙拂洲降臨,前來看顧、加持具信的你們。」藏傳弟子深信在這一天,偉大的蓮師咕嚕仁波切必會依誓約降臨,所以藏地舉行「初十法會」的傳統由來已久。

    一般傳統初十法會都是舉行十天,但這次由噶舉大祈願法會主辦的初十法會只有五天(1月6日至10日,藏曆初六日至初十日),是因應參與修持暨隨喜的二眾人數眾多、規模龐大,在法王噶瑪巴指示下,作五天的精要修持。

    在岡倉噶舉的傳承中,蓮師是出生於猴月(一般是指藏曆十二月,但依藏地各種不同曆法,而有日期前後的些許差異),這次蓮師初十法會在舉行時間的考量上,特別選在猴月初十,時間因緣上,具有「蓮師誕辰月」與「初十蓮師日」的雙重吉祥。加上藏傳弟子相信「噶瑪巴即是蓮師化身」,因此由法王噶瑪巴主法的猴月蓮師「初十法會」,特別具有三重奇妙的加持深意。

    ■與上師蓮花生相融無別,是修持深意

    西元第八世紀,西藏歷史上的赤松德贊王時代,當時知名的印度那瀾陀寺住持寂護大師受赤松德贊王迎請,前往尚未接受三寶教法潤澤的佛法荒漠──藏地弘法,但遭到當地神鬼強烈反彈作障,因此建請赤松德贊王迎請當時印度神通不可思議的大瑜伽士蓮花生大士入藏,蓮師入藏後,果然降伏藏地一切神鬼,收攝為弟子修持佛法,或領命成為具誓護法神眾。自此佛法在藏地廣傳。

    因此,對雪域西藏的子民,以及後世所有修持藏傳佛法的佛弟子來講,蓮師具有無上的恩德,千年無明黑暗一朝劃破,就如同將解脫正法宣講到世間的佛陀一般,眾生於是有了依佛正法修持而解脫輪迴的機會,蓮師因此有了「第二世尊」的尊號,也成為所有藏傳佛法弟子的共同上師,他為五濁惡世、末法世代特別留下眾多伏藏法,也成為後世不可思議的解脫珍寶。

    ■行忠護法,清淨剎土護法神

    這次「初十法會」修法,也會修中軌二臂「瑪哈嘠拉」,暨「行忠護法」(意:剎土護法)儀軌。

    「行忠護法」是藏傳佛法一位著名的護法,非常威猛,有些寺院會奉作專修護法,如天噶仁波切暨桑傑年巴仁波切住持的邊倩寺即專修行忠護法,這次10日「金剛舞」修持中,負責修持「行忠護法舞」的波卡仁波切彌律寺,也修持行忠護法。至於與《上師密集》一起修持,是藏地很久以來的傳統。行忠護法的儀軌在很多法會中都會結合一起修持,作為一日法會的終曲,如四臂瑪哈嘠拉、二臂黑袍護法、初十法會都會修持。

    ■謹依古制,安置修法座位

    由於法王噶瑪巴十分重視此次修法,慎重地依古制排列僧眾修持位置,加上因為這次初十法會非常殊勝難得,整個噶瑪噶舉傳承的祖古、仁波切幾乎總動員,出席參加修持,僧眾人數比往年多,整個大祈願舞台會場內幾乎坐滿。因此從昨日1月6日起至9日初十法會期間,會場以僧眾為主。

    在家眾除了少數護法施主及工作人員,獲得開許坐在會場兩側隨喜修法,其他廣大在家眾主要集中在一旁特別搭建的篷內,觀看大銀幕同步播出修法過程;也可以進入中央走道兩座大鼓前方的會場內,頂禮隨喜、領受加持。

    不過法王體貼大眾心意,為讓大眾歡喜,特別開許10日的金剛舞修持,屆時全部在家眾都可以進入會場,圓滿大家親見法王修持「金剛舞」的心願。

    為了讓未能進入主會場的廣大信眾能安適就座,在祈願大舞台的左側空地上,法會特別搭起一個大型帳篷,粉紅和淺綠條紋相間的大布篷內,擺放了數千張紅色靠背椅,面向壇場的正前方,立起四個大布幕,即時同步播放壇場內僧眾修法情形。帳篷內,出現了不少來自喜瑪拉雅地區的不丹、錫金等民眾,很正式地穿著傳統服飾,扶老攜幼前來參加盛會。

    另外,由於壇城正前方開放大眾參禮,每次限定一定名額在家眾入內,因此兩座大鼓前方,整天都有在家眾一波波入內,對蓮師壇城做頂禮、祈願、大禮拜,同霑修持法益,領受蓮師加持。

    ■〈蓮師七句祈請文〉計次,大家一起來!

    僧眾在大祈願會場內忙著修持以《上師密集》為主的「初十法會」各項修法,無法以藏文參與修持的其他信眾也沒閒著,法王指示,大眾隨喜期間,應盡力持誦〈蓮師七句祈請文〉,每日登計念誦次數,在10日金剛舞修持前,統計此次法會念誦總數以作總迴向。

    因此,不管是大祈願會場內少數隨喜修持的國際僧眾及護法施主,或者是在旁邊帳篷區的其他大眾,多數一手持念珠或計數器、一手拿〈蓮師七句祈請文〉,專注默念,形成另一種動人的精進畫面。來自不同國家、不同語言的大眾專致一心,信受法王諭令,在功德呈憶萬倍增盛的聖地,持誦〈七句祈請文〉,這也是值得放進回憶裡的一件美好的事。

    ■每日四座法,從日出修到月升

    連續五天的這次「蓮師初十法會」,從昨天1月6日(藏曆初六日)起,以首日法王噶瑪巴主法的大伏藏師咕嚕確旺《上師密集》灌頂為啟始,接著是今天7日開始連續三天的蓮師心意伏藏《上師密集》暨「行忠護法」修持,加上圓滿日10日的「金剛舞」,系列蓮師心意伏藏修持,是為了讓我們和「與上師無二無別」的蓮花生大士,身、語、意、功德、事業相融合一無分別,獲得蓮師心意的加持,和授與的世俗、究竟二種成就,這是藏傳特殊的方便道修持。

    連續三天的修法,每日分四座法進行,第一座法從上午6:00-8:30,第二座法9:00-10:30(首日修持至10:45),第三座法從下午1:30(首日稍提前開始)-3:30(首日修持至3:20),第四座法4:00(首日3:40開始)-6:30。

    除了上午6:00時分,法王進入壇場視察;下午4:20,法王噶瑪巴再次進入壇場視察修持情形,並進入會場左側轉播單位生命電視台的工作帳篷,觀看攝錄鏡頭,並指示多拍攝至會場頂禮的大眾虔誠禮拜、獻哈達的畫面。

    4:30,僧眾開始修持薈供輪,15位僧眾雙手高奉舍利塔、貝葉經等供養物,暨盛滿甘露的戛巴拉等薈供品,莊嚴緩步前行,最後向左右兩側的主法上師蔣貢康楚仁波切暨嘉察仁波切獻上甘露等供養。現場隨即由僧眾手持甘露瓶,一一倒少量甘露在現場大眾手中,並分贈蘋果等薈供品。

    5:50,再次修持薈供輪,兩位主法上師蔣貢康楚仁波切暨嘉察仁波切再次戴上法帽,兩側主要修法僧眾也再次戴起法帽,修持護法薈供,負責獻供的僧眾向兩側主要修法僧眾,一一獻上以戛巴拉盛放的甘露。其他手持甘露瓶的僧眾,則再次分贈甘露給在場大眾。

    最後,6:10,在大眾紛紛撒米表示吉祥圓滿中,暨全體迴向中,結束首日的修法。

    ■3公尺高金色蓮師像,莊嚴陞座

    1月8日上午,「初十法會」第二日,第二座法,由蔣貢康楚仁波切帶領修法,在家眾則陸續在祈願大舞台大門前獻上哈達,並以大禮拜及念誦〈七句祈請文〉等等向蓮師禮讚供養。

    9:40,法王大步邁入會場,後方兩隊僧眾抬持了一座約3公尺、華美無比的金色蓮師像進場,這座栩栩如生的蓮師坐像,面容莊嚴、箭眉星目,在陽光下散出熠熠生輝的金色光芒,安奉至舞台中央的主法座後,仿若真實蓮師翩然降臨,親自主持了這由具緣弟子信心凝聚而成就的初十法會。

    約兩人高的蓮師等身佛像,頭戴著飾以孔雀羽的紅綢寶冠、耳戴鑲飾以綠松石的金耳環,右手持黃金金剛杵、左手持嘎巴拉及斜持天杖,身披金色絲綢法衣,佩戴(項鍊),令與會眾油然生起波濤般的感念及隨喜之心。在悠揚的嗩吶聲中,法王站上舞台中央、蓮師像前,雙手捧持以黃白藍紅綠五色所成之長哈達,敬獻給這座主尊金色蓮師。當法王抬眼凝視高大的金色蓮師,片刻間,虛與實、人與物、動與靜、化身與本尊的種種世俗界線,似乎同時消融了,讓全場信眾為之稟息。

    法王在舞台上,靜待僧眾在蓮師像前陳列七寶後,走過修法眾後,步行回德噶寺,繼續參加為期七天的不動佛的正行修法。第二座法修持至11:00整。